智而不障

三十題之五

All U need is SHOOT:


BGM:Save Me - BTS


            Distraction - M1LDL1FE


            Too Much Time Together - San Cisco


            Spaces - MilesExperience


            Can We Hang On? - Cold War Kids


            Leaving Tonight - The Neighbourhood





附一張跑出箱子的凶巴巴Shaw(呷賽=eat shit XD)




你們知道百度網盤會顯示分享連結被點閱幾次嗎?四比一啊,這讓我覺得自己像白癡,但算了我本來就是白癡。算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最近看著那些帳號的最終發文日期,就想如果我不是腦波弱,當年能邊寫邊看文就好了......


"I think about tomorrow.
If I can get through tonight, I know that we'll be alright."


Hang on, hang on.

















21. 步伐差 / Save Me




        "내 삶의일부며, 아픔을 감싸줄 유일한 손길.
                        그 손을 내밀어줘. Please save me tonight."


 






        妳拼命追逐不願久留的她。


 


        觸不著的空隙之間,前一刻短暫相觸中留下的體溫正在消逝。


 


        她試圖甩開緊追不捨的妳。


 


        於是突如其來的恐慌攫住了妳,而妳將她攫住。


 


        「這很複雜,Root、我──」




        「那就慢慢說,拜託。」


 


        強硬把前方背影扳回正面,妳當然相信這張睽違許久面孔代表的仍是同樣的她,毫無疑問,但或許又不完全一樣了──並不因為她被某台機器禁錮過長時間,而是因為那雙應當堅定直至永恆的眼眸竟閃爍著曖昧不清的柔軟水光,猶惑難定甚至顯露過量恐懼。


 


        彷若只剩妳倆的公園裡除去短促吐息便悄無聲響,讓視覺失去大半作用的黑暗之中,僅能憑藉碰觸再次確認存在,妳用力抓著她,無法釐清感受到的劇烈顫抖來自於誰,但它或許是證明,證明妳與她的血液裡奔湧著同一種激動,直向心臟。


 


        妳想自己與她仍和過往相同,但或許又不完全一樣了──她出現的瞬間像世上一切廣袤無垠的突然都有了盡頭,好似夜空、海洋、大地與打著死結永遠不得逃脫的漫漫長路都生出了底,所有缺失的盡皆完滿,瀰漫著死的則再度重生;這一刻確確實實拯救了妳。


 


        現在妳仍看不清,可這並不重要,所有一切全不重要,這個當下沒有任何事物是重要的,除了重逢瞬間令妳幾欲嚎泣出聲的劇烈狂喜,除了真實確切地存在身前的溫熱身軀,除了這個瞬間清晰映在她瞳孔中的妳以外,全不重要。


 


        妳的眼裡只有失而復得的她。


 


        畢竟Root終得與Sameen Shaw再次相會。


 


        儘管Shaw吐著訥訥言語彷彿突然懂了什麼是難言之隱,儘管Shaw與妳相擁不過片刻就想逃走,儘管……Shaw讓暗如深淵的槍口直對著妳,緩慢且沉重地訴說那些關於所謂模擬的長篇大論,但她不懂。


 


        這些、所有這些從她口中吐出的每字每句,都只能讓妳心痛憤怒甚而瘋狂,完全無法威脅曾為她無數次賭上性命的妳。


 


        何況除去讓妳想直衝敵營把他們全數炸毀殺害的歷程,妳覺得這段話根本是史上最動聽最美麗的真摯情話。


 


        畢竟有一個人在殺掉所有人後寧願自殺也不願滅去虛假的妳,一個本應只注重自己生命的冷漠女人在數千次精神折磨的往復循環中從未動搖,堅持與牴觸死亡的生之本能相互抗衡只為將妳保全,即使說得好像自己腦袋再也分不清真實虛妄,但最終直到把槍口往自個腦邊堵上的此時此刻惦念的仍都是妳,都是「Root」能否安全──啊、妳甚至想問Shaw為什麼每次告白都得使妳如此痛苦。


 


        妳總是讓這些想法不合時宜地衝進腦裡盤旋,就像那麼多個月前的那個瞬間,妳在憤怒低吼與無聲的吻中聽見了她足以撼碎自己生命的第一次告白,卻不合時宜地想著自己一生走到當時究竟都幹了些什麼,妳總是這樣。


 


        而她的告白似乎總要伴隨死亡陰影──所以說,現在這樣算什麼?


 


        「現在我寧願繼續這麼做,也不願危及妳的生命。」




        「好吧,Shaw。」


 


        面對因為害怕傷到妳便隨時可能把自己腦袋轟成一塌糊塗的Shaw,妳驀然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只是在語畢剎那拔出槍抵住自己下顎。


 


        槍身直挺著與腦連成直線,扣下扳機就會炸爛腦袋的毫無偏差。


 


        老實說?妳簡直氣炸了,當Shaw一邊告白一邊把槍口推向自己腦邊,後腦冷冷麻痺掉了的妳只想怒吼要她別鬧了,因為她根本對妳如何思念著她毫無概念,完全不知道妳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如何在支離破碎與努力修復之間輾轉往復只為繼續找尋,甚至天殺的不知道妳有該死的多喜歡多……愛她。


 


        好吧,愛,對啊,是愛──


 


        對,不然呢?


 


        倘若Shaw知道這些的萬分之一就不會幹出現下這種蠢事,即使Shaw仍然堅持自己是個沒感情的傢伙亦然如是。現實感被剝離了?依舊感覺這是模擬?不,這是他媽的現實而妳會證明這一點──妳很憤怒,氣得整顆心臟都在急遽收縮與擴張中劇烈顫抖,卻仍沒用地深感甜蜜。


 


        笨得可愛但又可恨至極。


 


        以全世界的所有代碼起誓──妳,這個曾經以為自己往後餘生再也不可能相信純粹真善的Root,確確實實地愛上了Sameen Shaw。


 


        用妳的全部愛著。


 


        愛到覺得自己根本是全世界最愚蠢的白癡卻始終不能停下,在生死已定後仍固執地、不放棄地找著一具身軀,不顧一切反抗上帝更踏過無數土地屠過無數生命,無論如何都要一個確定答案,但妳與她的步伐始終距離遙遠,Shaw踏過十步時Root或許只才踏出一步──而此時,分離近乎一年的此時,妳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踏上同一定點,她竟然拿槍指著自己腦袋?


 


        妳的Shaw竟然寧可自殺也拒絕嘗試和妳一起活著?


 


        究竟在開什麼混帳玩笑?


 


        妳痛得要命的腦袋裡全是髒話,來自美國五十州所有最難聽的髒話。


 


        「妳無法和我一起,而我沒了妳也不能活。」仍用槍抵著下顎,妳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臉上是如常笑容亦或死板板地毫無表情,但向顯然傻住了的Shaw走近。「所以,如果妳要死就得賠上我。」哦,現在Shaw的神情有點好笑了,她錯愕地要妳放下槍。


 


        但妳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這是一場拚上生命的賭局。


 


        妳不知道自己能否追上她。


 


        可既然Shaw此時此刻把妳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加重要,那麼這一切便有了價值──妳的生命成為最大籌碼,假如贏了,妳便能奪回她、取得一切,倘若輸了,那麼……至少妳們能死在一塊,那還是挺好的。


 


        或許會有人把妳們葬在一塊──在漫天煙硝的戰爭之中,這結局聽起來很是浪漫安寧。


 


        畢竟妳再也不用追著她跑了,這趟漫長旅程就將在此結束,隨世界如何毀滅都好,再也沒有誰要拯救誰,所有人的靈魂都將得到安息,包括妳和她。


 


        “Damn it, Root!”


 


        ……開玩笑的。妳揚起無畏笑容。


 


        「我需要妳,Sameen,我需要妳和我一起活著。」


 


        已然擬好千百種應對策略的妳等著她將答案揭曉。


 


        妳早就決定自己會讓Shaw活下來。


 


        ──無論Root的未來將是如何。


 


 








 


22. 性向差 / Distraction




        "All my life been tryna find your lips, my kiss.
                  They're made for each other.
                            Hands into the night, it will be alright."






 


        Root在生氣。


 


        隔出遙遠距離坐在床另一邊,Shaw想,雙手交握著扭擰不安。


 


        ……哦,不安。


 


        意識到自己如何定義這種情緒的她低下頭。


 


        僅僅一個小時以前,她們還處在各自持槍抵著己身致命處的詭異情境中,只是她……她很不爭氣地在Root的指真正搭上扳機之前就拋掉了槍──完全沒有選擇不是嗎?這段時間以來,她唯一堅持的信念就是永不使這個女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但Root自己威脅自己了。


 


        於是Shaw丟下了槍。


 


        然後Root逼著她上車,在城郊之間打了幾百個圈,一路無語。有那麼一些時刻,安靜等待的Shaw打著瞌睡,感覺自己就要被疲倦奪去意識,但很快打起精神,只是放著廣播的車裡搖晃得過於安逸,已經太久沒能放心休息的她好幾次在清醒昏厥之間徘徊。


 


        有一次幾乎真要睡著了,卻突然感到一點瀰漫著但說不清的低迷情緒,她為此驚醒,更轉頭望向駕駛座上面無表情的Root,驀然明白這種情緒該被冠上哪個名字,讓她在Root發現之前便移開視線,攥緊了拳。




        最終她們前後進了一間老舊旅店,坐到這團沉默之中。


 


        真是卑鄙。Shaw這麼覺得。卻默默地坐到Root的身邊。


 


        因為她一直在想,想很久很久以前的奇妙夢境,也想著自己能夠持續存活的原因,回憶更久更久以前的她們,而這全部……


 


        「妳沒有什麼想說的嗎?我是說、都這麼久了……」不知道要幹嘛只好任著雙腳前後亂踢,難得率先開口的Shaw輕聲問道,但身邊並未傳來回應,過了好陣子也一樣沉默,這讓她有點緊張。或許Root真認為她被洗腦了也說不定。「嘿、妳有沒有聽到──」


 


        沒有回答,而突如其來的壓制力道霎時打散越發深沉的疑惑焦慮,是Root冷不防抓住她的肩頭粗暴地直將她推至另一側的牆上狠狠釘住。說釘住是對的。震盪過後,她斜眼看著那雙浮著青筋的手臂這麼想。


 


        「妳到底在想什麼?」當顯然憤怒至極的Root齜牙咧嘴地低吼出聲,Shaw愣了片刻便偏過頭。她知道她在問哪件事,也知道那股憤怒其來有自,但她不都解釋過了?「告訴我,妳到底在想什麼,現在,告訴我。」


 


        翻眼直盯天花板,Shaw輕聲開口:「我想了很多……」


 


        「妳他媽的到底在想什麼!」


 


        低吼直線升級成怒吼,這促使Shaw始終不願落在Root臉上的視線回歸她最需要的原點,但結果卻完全不是她想看見的──佈滿血絲的瞳以見到仇人的怨恨氣勢死瞪著她,而似是忍耐許久的淚在下眼瞼突著懸啊懸的,最終點點滴滴落了下來。


 


        落著淚的Root看起來還是很兇,像隨時都要殺了她洩恨。


 


        於是她想著所有幻覺、夢境、模擬裡的Root。


 


        她們總是哭。


 


        但都看過這麼多次了,Shaw竟仍不可思議地為那串淚水感到一種不知何處而來的深刻惋惜,像血管裡流著太多沒能清去的銅黃碎片,它們順應脈搏湧進心房,隨逝去分秒一點一點地紮著刺著,最終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張揚疼痛。


 


        或許她是為自己變得如此脆弱不堪感到惋惜,因為那些刺上都寫著同個名字,她卻拔不去更不願拔去,寧可它們就此留下深植。


 


        也或許……她是為Root讓憤怒盡顯無遺的罕見行為感到惋惜,因為Root曾經那樣強韌、瘋狂而無拘無束,此刻卻在她眼前崩潰逸散成一片濕潤蒼白。


 


        Root得有多害怕?自己又有多害怕?


 


        害怕、害怕、害怕。


 


        懷揣著各式情感奮力前進,途中落下太多東西,於是剩下最多的,是害怕。


 


        害怕死命伸長了手也觸不到的誰就此消失,害怕再次相遇之前自己就將消失。


 


        開不了口的Shaw不斷咀嚼著這個過往根本與己無關的詞彙。當這段時日以來逐漸形成的想法首次鮮明浮於腦海,避無可避,她極端難得地讓鼻樑任陌生酸楚佔據,安靜著使勁咬住唇。她不回答。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回答,因為所有答案Root都知道了。


 


        她能說的、她沒能知道是不是的、她難以承認的。


 


        與她額抵著額的Root都知道了。


 


        「別再這麼做了……Sameen……」許久,鬆開對Shaw雙手禁錮的Root才低低嘆道,那一點點未被壓進喉嚨的鼻音牽動了她,使她用盡全力磨碾著牙。她和她都在忍耐。「不是想左右什麼……但我真的、這段時間裡……我只……」


 


        哀求般的話語止於靜默,而將泣聲奮力扼死的吞嚥那樣明顯。


 


        顫著唇瓣卻沒能回應半個字,悄悄按住心口的Shaw不由得想,未曾放棄將她尋回的Root畢竟有太多太多感覺,乍看之下冷血無情的Root畢竟把絕大部分的感情都給了她,所以現在,她真的……很想給她一點什麼。


 


        一點安全的感覺,一點……什麼。


 


        或者全部。或者所有她在那段時間裡想的。或者全部。


 


        ……全部。


 


        因為……倘若必須承認、倘若必須用某種自己相信的理論來解釋,Root這傢伙幾乎把她的音量調到最大了,即使她不願聽也不得不聽,反正不管有無聲音,Root就在她的腦子裡鬧鬧嚷嚷的,一下輕浮隨便一下無比嚴肅,偶爾還哭得要死要活,所以……


 


        是啊,Shaw認真聽了,因此理解了Root所有語氣中含帶的唯一真義。


 


        於是她仰頭,盡其所能地輕柔吻去每一滴淚,讓所有鹹澀苦悶在舌尖淡去,化成一團再也不能分出彼此的悲傷喜悅。


 


        「別難過了,Root,我回來了。」


 


        接著是唇。


 


        ……Root永遠如此不可思議。Shaw不知道自己為何還有氣力分神,但她不禁想,Root是她窮其一生想破頭也無法理解的莫名其妙,因為過去沒有一雙唇能與她完美契合,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僅僅以此將她征服,更沒有任何一個吻是如此純粹且不帶任何慾望,彷彿此刻的吻就只是為了……


 


        ……為了證明一些Root深知而她尚且裝作不知的事物。


 


        但她竟甘心為了Root這麼做。


 


        「現在說歡迎回來會不會太晚了?」


 


        語氣不似過往輕浮,或許正在收拾心緒的Root啞著聲音笑道。當纖長手指將單薄背心往上拉扯並完全褪去,Shaw極盡配合地忍耐,讓雙手乖乖垂在身側。那股控制慾蠢蠢欲動,可她壓抑著要自己住手,乖巧地、順從地,只要讓Root得到想要的一切就好,她想。


 


        「不會。」


 


        起初Shaw以為這來自一種虧欠心理,卻很快就意識到這與虧欠絲毫無關,那很可能來自更純粹更原始的需要,一種她在長期的孤獨隔離中重複欲望著但始終無法達成的念想,但也與性無關……她只是想要肌膚之間的直接接觸,而這一切,僅能由Root達成。


 


        「我花了很久……才等到妳,別想再自己跑走。」


 


        Root的聲音很悶,Shaw閉上眼。


 


        「……說得好像我們、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當Root的指尖使力在她身上游移似要尋覓什麼,精確掐著那些端點使她吐出示弱喘息,Shaw幾乎沒能堅持住就要癱軟,但被即時撫上腰際的掌與抵進腿間的膝撐住了,她不願去想自己此刻看來有多脆弱,只是仰首凝望。


 


        「不,但如果……如果可以重來,我想要一出生就認識妳。」


 


        「為什麼?」


 


        Shaw本想從Root的神情得到一些堅持力量,因為她認定那張臉上肯定要帶著輕浮、狡詐與得意,甚至戲謔……但出乎意料地全都沒有,那個女人緊擰著眉,神情認真嚴肅,像現下這事成了一種鄭重儀式,像她壓著隱而不彰的苦痛悲傷只為讓這些順利達成。


 


        「……因為我肯定會在那時就喜歡妳,我會保護妳,直到永遠。」


 


        ……保護?在說什麼呢。Shaw茫然想著,也想著自己確實想要更多碰觸,想要她與她身軀緊密相合直到天明,想要Root賜予無數足以讓自己完全虛脫無力的淋漓快感──但這不對,事情不該如此──在意識到前就攫住那雙手的Shaw皺起眉,因為才剛止住淚水的Root看起來又要哭了。


 


        而她再也不想看見她哭。


 


        「雖然不能重來,但妳就……儘管這樣做吧。」


 


        她說喜歡,不是愛。儘管她們都明瞭飄盪在彼此之間的是後者,儘管她仍無法完全理解那作用在自己身上將是什麼感覺,但沒關係,因為那句話聽來很是溫暖,甚至有點過頭了,但沒關係。Shaw把顫抖著的Root往後推至床鋪,過程溫和緩慢,然而她在交錯步伐中感覺到Root一點一點地好了起來,沒有任何根據,可她就是這樣認為。


 


        她向坐到床邊的她俯首,讓唇瓣與她的輕輕相觸。


 


        「說起來,妳在這之前喜歡過誰?」


 


        有一點點好奇地轉開話題,她吻著她,姿態溫柔得要讓她心碎。


 


        「……絕大多數是女人,妳會嫉妒嗎?我對男人實在沒有興趣。」


 


        蹙起眉頭,她以稍重了些的力道嚙著她的唇,的確有那麼些不悅,然而這種情緒全在看見淺棕眼眸裡的軟弱時煙消雲散,這讓她再一次發現她對自己、對那個女人都無可奈何,只好把那口氣鬱鬱地嘆進與己緊密嵌合的另一雙唇裡。


 


        「性別對我不是問題,問題是妳根本不會愛上那些人。」


 


        「這倒讓我嫉妒了,親愛的,但很高興妳的智商沒有退化。」


 


        擁抱著便彷彿置身平靜海洋,彷彿她們正在一種漂浮著深陷的過程治癒彼此,到最後是誰吻得更深一些已分不清,出自同源的索求和給予綿密糾纏著終究融為一體,然後在津液交錯而讓甜美滿溢的天旋地轉中失去別離概念,完全不想中止漫長親吻的Shaw只覺得Root說得沒錯。


 


        「會好起來的,Root,會沒事的。」


 


        她們確實該在入世當下就與彼此相遇。


 


        「我相信……是的,我相信。」


 


        若是她們早於久遠過往相知相伴,便不需要花上大把歲月獨自在萬千人群中穿梭徘徊,窮盡此生只為尋覓獨一無二的契合可能,她們能自年少時就這樣相互擁抱汲取溫暖,肆意沉浸於璀璨光芒裡感受所有美好、為對方描摹出永恆樣貌,更在真切現實中吻入妄想般的天長地久,讓一切不可能都化作理所當然。


 


        即使世事不能重來,但現在開始還不晚。


 


        「妳也得相信我,Sameen,相信現在是……」


 


        至少此時Shaw知道了,Root也知道了。


 


        「我相信妳。」


 


        天造地設,她與她合該為彼此誕生。


 


        ──只為彼此。


 


 








 


23. 風格差 / Too Much Time Together / Spaces




        "We spend too much time together, I wanna be with you forever."


        "Through the space and time... Somehow, I'll wait.
                                                       Hold on tight, I'll take you home."


     






        幾乎花上半天時間,好說歹說才把認為自己是顆不定時炸彈的執拗女人帶到地鐵站,原先心情良好的Root此刻卻對Shaw的震驚神情深感無奈。


 


        呃、一方面來說,內心基本上沒什麼情緒的Shaw會震驚這事是挺有趣,但另一方面……讓Shaw露出這種神奇表情的是地鐵站中屬於Root的小小房間,這就不怎麼好了──至少對Root來說是挺糟的。


 


        好吧,她知道這房間跟自己一直以來的住處風格不太符合,可是……真的沒必要驚訝成這樣吧?以前那些全是只會住上幾天的安全屋,她休息都來不及了,才沒時間和心情佈置廢墟好嗎。


 


        而且而且,這到底哪裡需要震驚?毛絨絨的兔子拖鞋和毛絨絨的紫色地毯感覺很搭啊?那張床也挺適合她自個睡,旁邊擺著偶爾還是必須用上的全罩式安全帽,矮櫃上頭是一盞有著幾何花色燈罩的旋轉燈具,根本超有氣氛,然後……被單花色很正常,如果非得要說哪裡不對,或許就是那隻張牙舞爪的黑色娃娃。


 


        不過,喂,她不能有隻可以抱著睡覺的娃娃嗎?這是基本人權啊。


 


        雙手在胸前交叉著的Root不自覺噘起嘴。


 


        「這就是……妳、呃……」被房間擺置嚇得一句話都沒能說好,又一轉頭就看見擺出高度防禦姿態的Root,近乎不知所措的Shaw張著嘴沉默三秒鐘,竟然下意識往頸後摸去,結果被一掌拍掉。她縮了下:「那個,我覺得……品味不錯,真的。」


 


        「親愛的,妳該知道當人在最後用『真的』來強調真實性,通常是在說謊。」濃濃的配合氣息從話裡滿溢而出,讓Root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不用勉強,妳可以直說這很糟,畢竟我沒有住在工業風格水泥房間的高級愛好。」


 


        儘管她覺得自己不應該生氣,反正Shaw總是這樣而她早該習慣,再說最近太常發怒了有點累,但又莫名其妙地想生氣,可是……呃,現在氣不起來了,來不及了。


 


        因為Shaw挑了下眉就走上毛絨絨地毯一屁股坐了下來。


 


        還突然趴倒。


 


        「……妳在幹嘛?」腦裡悶悶攪和成一團的複雜情緒被另一種層次的震驚取而代之,呆立原地的Root偏過頭,試著在突然變成人形爛泥的Shaw給出解答前就理解她為何會做出這種詭異行為,但完全無解。「Shaw?」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事。」Shaw懶洋洋地翻過身,走到她身邊蹲下的Root則撐著頭與她視線相對,眼神和表情都要她給個解釋,所以她給了:「模擬裡面,妳的安全屋不是這樣,也不是我習慣的那樣,所以這個……真的挺好的。」


 


        想不通的Root眨眨眼:「這樣?那樣?」


 


        Shaw神色彆扭地抿了抿唇,手指撫過地毯,最終停在她的鞋尖前方:「那台機器大概以為妳對生活品質有高度執著,安全屋的裝潢總是很高級,而我習慣的是妳總跑到一些誰也不想住的……老舊地方,所以……我跟它都沒想到實際上妳這麼……平常?」


 


        好像怕惹Root生氣一樣,吞吞吐吐揀著詞彙的Shaw說完又翻過身去。


 


        「好吧,妳真的覺得這……挺好的?」


 


        「反正比那張簡便床好多了,至少它看起來很軟。」背對著Root的Shaw小聲嘟噥,聽起來很像小孩子在抱怨,於是前者釋懷地笑了,伸出手指輕戳有點僵硬的背。「……但有點小,我自己一個人也睡雙人床。」


 


        「我睡相很好,不需要太多空間。」說完才意會到那句話藏著什麼意思,壞心情徹底一掃而空的Root笑得越來越開心。Shaw側過頭丟了個白眼。「雙人床……哼嗯,聽起來像是妳想和我睡在一塊?如果是這樣我可以──」


 


        「不是。」


 


        Shaw一下跳了起來,接著快步走到那張萬年不變的簡便床前跳上去縮成一團。而瞇起眼定定望著彼方的Root神情凝重,正嚴肅思考著怎麼把一張king size的床弄進地鐵站,畢竟一張好床鋪能夠加速身心復原,Shaw需要這個。


 


        ……但到時就得換她去睡那張硬梆梆的簡便床了,因為……無論如何努力,她都很難想像自己於非必要情況下和另一個人長時間待在私人空間裡,並且分享床鋪甚至同眠同醒的詭異情景……這種事始終與她無緣,以前沒機會習慣,現在也不想習慣了。想到這裡,回頭看過單人床的Root皺皺鼻子,順便嘆了口氣。


 


        床啊……床……


 


        天曉得。


 


        摩西當年大概是舉著床分開紅海的吧。








///


 


 


 


        睡前想過無數把超大床鋪塞進地鐵站的方法,甚至還想過分屍重組這回事,但睡醒Root就發現自己根本不必費心。


 


        因為有人在夜裡偷偷把她推到牆壁旁邊,硬是側著身體擠上這張親口嫌過太小的床,看得出來費了不少功夫調整姿勢,但也可能只是睡相太差──左手扣著她的肩頭,右手抓著被單,左腳則牢牢勾住她的腿……她們基本上是毫無間隙地黏在一起了。


 


        Root有些好笑地望著睡得死死只差沒流口水的Shaw。


 


        像抱在尤加利樹上一天要昏睡二十小時的無尾熊。


 


        唉,她真的覺得她好可愛。


 


        老實說,這一切其實很美好也很溫馨,是曾以為只能存在想像中的如夢似幻,讓她身心都暖呼呼的好像快融化了──但是,稍後的幾個小時中暫且無事而她還非常想睡,於是小心翼翼抱住柔軟身軀,她滿懷歉意地輕吻微啟唇瓣。


 


        然後一腳把Shaw踹下了床。








///


 


 


 


        這兩天情勢稍緩,Samaritan意外地沒什麼大動作,The Machine也在正常運轉,他們幾個人得到更多時間休養生息,按理說Root應該能夠每天都好好睡上幾小時,但沒有,而且越發焦慮,甚至想出去扭掉幾個白癡特工的頭緩解一下。


 


        因為……Shaw在想休息時總會跳上簡便床,然而跟著回到自己床鋪休息的Root醒來時總會看到化身無尾熊的Shaw雙手雙腳把她扣得緊緊的。這事發生了三、四次後,她很懷疑對方是不是有了夢遊症狀,可哪個夢遊症患者會永遠都做同一檔事?


 


        而且監視畫面裡Shaw看起來清醒得很。


 


        這幾次都沒能睡好的Root覺得有必要跟總當沒事的Shaw談談,因為她不是很想每次都在半夢半醒時把她踹下床,這多少有點罪惡感,再說……她們真的可以交換床鋪,Shaw不必大費周章地先占走簡便床再特地跑來跟她擠。


 


        雖然腦袋一片混亂的Root又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畢竟Shaw應該沒那種心思。


 


        但這事必須解決,所以她還是找了正在和Bear玩耍的她,隔著一張桌子面對對方正襟危坐──她們需要各自的私人空間,最少最少應該體現在床鋪上,Root相信一直以來都很有領地意識的Shaw一定可以理解。


 


        Shaw在拐彎抹角的委婉說明之後慢吞吞喝了口飲料,「妳……不知道自己會做惡夢嗎?完全沒印象?」而Root微挑起眉,默默回想近來睡眠情況,才發現彷彿真有這麼回事。「我本來只是想去看看,但我一過去妳就沒事了,所以我除了留下還能怎麼辦?」


 


        言下之意是迫不得已。


 


        「妳怎麼知道我在做惡夢?」有點心虛,Root尷尬地看向地板。


 


        低頭喝著飲料的Shaw安靜許久,直到紙杯空去被捏成一團,才又開口。


 


        「……這幾次我被嚇醒的時候,都聽見妳在大喊。」發出近似於嘆氣的微妙聲響,Shaw也不再看著面前女人,只是直直瞪著桌面,講話聲音越來越小:「我叫不醒妳,就學人家說的方法……總之妳很快就沒事了,我後來也……沒再做夢了。」




        言下之意是她關心她,並且她們待在彼此身邊會是件好事。




        聽來不錯,這一切都有了解釋,可Root愣了愣,近似懊悔的情緒一下全湧上來──她沒想過Shaw會做夢這件事,也沒想過Shaw如果會做夢是為什麼,更沒想過自身症狀竟然延續到現在……事實上,最近她總是想得太少。


 


        ──噢。


 


        腦裡轉啊轉的運作了好陣子,偷偷觀察對面女人表情的Root咬住唇,半晌後極其緩慢地點了點頭,倏地起身,丟下滿臉不解的Shaw快步走出地鐵站。


 


        不過半小時,氣喘吁吁的Root回來時抱著一顆枕頭,但Shaw不在視線範圍裡,她正想找不知跑哪去的女人,一轉頭卻看見自己平時睡的位置已被占據──側臥的Shaw蜷著身體,已經閉上雙眼,懷裡還抱著那位有著小翅膀的黑漆漆睡覺夥伴。


 


        輕聲嘆息,她站在床邊靜靜望著,好陣子才放下新買的枕頭,躡手躡腳地爬上床。


 


        當規律呼吸聲穩定傳進耳裡,覺得那有點像安眠曲的她想,或許自己並不真的需要什麼私人空間,只是害怕靠得太近,她們復原的速度就會都慢一點。像Shaw說的,她會做夢,她也會,意味著待在同張床上入眠的後果是她們可能會嚇醒對方,但是……她們同樣可以消弭彼此潛意識中的不安與傷痕。


 


        這不困難,沒什麼好怕的,她只需要說服自己下定決心,跟她好好待在一起。


 


        Shaw抱著娃娃,而Root抱住了她。


 


        “Sweet dreams, Sweetie.”


 


        近日的破碎短暫睡眠讓睡意來得很快,眼皮在溫緩氛圍中一下變得沉重,而在失去意識之前,Root模模糊糊地想著自己以後大概不需要棉被了,因為Shaw就跟火爐一樣暖,卻又熱過頭了,所以她扭動著有點想把Shaw踹下床,可是睡在外側的是她,她只能自己滾下床,但這樣就會做惡夢但真的好熱──


 


        「沒事了,Root,好好睡吧。」


 


        只是最後的最後有隻手摟住了她。


 


        她漸漸靜了下來,溫順點頭。


 


       因為她在她的懷抱裡。




        她到家了。












 


24. 語言差 / Can We Hang On?




        "Looking back to the start who we were when we met.
               This could've gone either way if one of us had walked.
                   Even though we like ships in the night, don't you go passing me by."


        "Would you be mine forever? Just in case it exists.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一個說好卻延遲許久的不醉不休之夜終於展開。


 


        對著一桌好菜,啃著雞腿的妳本以為事情走向大概會和所有酒宴一樣,最後免不了都要各自重提那些回不去的美好老時光:所有人會舉杯相碰,微笑著回身拾起記憶碎片,用懷念口吻將其擦得鋥亮,再於酒精催化下把它們小心收回某個滿是塵埃的角落。


 


        但埋首於過去憶苦思甜怎麼都稱不上光榮,何況妳沒有這種習慣,早想好如何在中途帶著酒和食物脫身,只是……事情沒如預料中的發展。


 


        妳真不記得是誰先開始的了。


 


        大概是妳或者是Root,也可能是John,但八成是Harold──總之,在第二瓶威士忌消失以後,哪個已經微醺的誰以異國語言丟了句其他人都聽不懂的話,被追問是什麼意思後還神秘兮兮地笑著拒絕告訴大家。


 


        所以John瞇著眼睛,口齒不清地說了句俄文,大概是混帳之類的髒話;而滿臉通紅的Harold鼓起雙頰,盯著手中又被斟得半滿的玻璃杯發愣,不久便化身為義大利詩人;至於異常沉默的Root,在扔出兩句真沒人懂的日文後,只是一個勁地笑。


 


        哦,妳相信Root能聽懂全世界的所有語言,如果那台機器還靈光的話。


 


        ……啊。


 


        在兩個男人企圖用對方聽不懂的語言達成溝通目的時,妳轉頭望向坐得離自己有些遠的Root,靜靜看她撕起肉片小口小口吃著一如觀察動物,好一會兒才突然想起來,是自己無聊得想在酒杯計量表上作弊,而且還真成功了之後,就對John說了句很久以前從母親那裡學到的波斯諺語,當然,那是波斯話。


 


        別讓你的舌頭砍下你的腦袋。擦掉嘴邊油脂,妳一氣喝下第六杯酒,不自覺笑了笑。從小就熱愛運動的妳總容易餓,老是在用餐時間前就耐不住,會趁母親在廚房裡忙碌時偷吃桌上已經做好的菜,本來這沒什麼,只是一次被問到是不是偷吃時,妳撒了謊。


 


        「我說Roooooot、別再戳那塊雞肉惹,它都要被妳折磨得噗成形了。」


 


        「噢,John,你還是先關心自己碗裡的鴨胸吧?」


 


        妳的母親沒理由不知道菜盤裡缺了一塊、平了一些的部份都去哪了。長大後覺得那時還真是笨,妳想,因為被那句話念了幾次之後,妳得到可以提早開動的權利,可自己一個人在餐桌上吃飯時看著母親的背影,總還是挺無聊,所以妳學會了忍耐。


 


        「Ms. Groves,還好嗎?妳的酒量似乎比想像中要差。」


 


        「哦,沒事,気にしないで。」


 


        「呃?」


 


        只是妳可能學得太快、執行得太徹底,以致忍耐在歲月中內化成為性格本質,妳知道這不是壞事,甚至在工作時帶來許多益處,但有時這也不好,像現在,妳有點想伸手搖搖傻笑著看來昏昏欲睡的Root,可沒有,妳忍住了。


 


        ……大概因為這距離很是微妙,即使伸長了手卻還差一點才能碰到,再說,幾天以來Root清醒時總保持著這種距離,妳想……暫時別破壞它比較好。沉默著目測好一陣子,決定不管了的妳把手擦乾淨,接著宣布自己要去上廁所,惹來John一頓嘲諷,可他在妳指向那張計量表後就閉嘴了。


 


        不過妳是真的有點頭痛,生理上的,所以打算先去Root房間的櫃子翻翻看是否有些藥片,那個愛用藥劑的女人大概有很多。做出合理推測的妳溜進房裡並拉開抽屜後毫不意外地發現一堆藥罐,但罐身標籤寫的全是日文或其它語言,英文部分小得可以,妳略感不悅,卻也只能瞇起眼一一檢視,希望能趕快找到止痛藥。


 


        耐心看過幾罐後,因成分標示感覺越來越不對勁的妳開始思考,最後意識到這些並非給人下套的藥,而是Root本身在服用的。這個想法在看見印著星期的多格藥盒時完全確立,每一格裡都塞著近十顆的藥,它們全來自這些藥罐。


 


        這些各式各樣──甚至有非法用途──的高劑量藥品讓妳胃底某個角落越發悶窒,好半晌都只怔怔地站在原地無法動彈。畢竟一般而言,它們該屬於某個即將死去的重症病患,但它們現在屬於外頭那個還不怕死地喝著酒的女人,屬於……Root。


 


        直到被一陣喧鬧喚回神智,妳胡亂把藥罐藥盒全推回抽屜裡,只留下手中那片止痛藥。妳想趕快吃掉它,趕快回到桌前,把Root拉到房裡讓她躺下休息,然後繼續在桌前和John比賽誰的酒精耐受度更高,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顫著手,怎麼也不能把藥片送進嘴裡。


 


        盯著小小藥片,妳按住心口,覺得身邊氧氣一下變得稀薄。


 


        妳想起自己從Samaritan那裡逃出後,帶著無論處在真實虛擬都好的心情,按部就班地從遙遠的另一個國家一路穿越國境,想方設法把自己偷渡進了美國,最終回到紐約,跟著Root回到這裡……即使這可能是另一次漫長模擬,但妳開始願意相信這是現實,因為這個Samaritan在所有模擬中都偽裝不出的、願意為妳威脅自身生命的Root。


 


        妳以為那段過往會自然在對話時被提起,可是幾天以來,妳們都對過去遺落了將近一年的時光絕口不提,保持安全距離,像它是潰爛著流膿流血壓根好不起來的瘡,一旦碰了就要死人般避得遠遠的。說起來,唯一最接近提起這事的時候,是從床鋪問題談到惡夢,但那僅是一場極為短暫的談話──從妳的坦白開始,在她的沉默結束。


 


        即使妳們最終達成共識,分享了那張床舖,可也就這樣了。妳不能確定這種逃避行為是否由於妳們都對彼此在這段漫長時間的行動有底,或者全世界都得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又或者妳們堅強得足以拋下所有向前邁進,只能確定Root傷得比妳以為的還要重,至少……身體如此。


 


        那個人從來就不懂得照顧自己,而在那段時間……很可能完全忘記人類需要吃飯睡覺,只憑藉藥物支撐著,到現在也不能停止這種習慣。妳覺得自己必須警告Root依賴甚至濫用藥物會有什麼下場,更該把這些玩意都丟進垃圾桶裡。


 


        真正良好的藥方是適度休息和正常飲食,儘管這些在戰爭裡聽來奢侈又不切實際,但是……但如果她想堅持下去就不該繼續這樣磨耗生命,畢竟真正重要的是──


 


        額邊疼痛突跳著逐漸加劇,妳卻因此驚醒,彷彿終於拾回力量般深深吸氣,作出決定後用力瞪著手中藥片,隨後將其丟進垃圾桶,跨著大步走出房間直到桌前,沒有理會已經趴倒的兩個男人,只是握住正在打瞌睡的Root的手腕。


 


        「Root,休息了。」把還有半滿的酒杯拿開,妳不自覺地放柔語調,在那雙已不甚清醒的眼望過來時又補充:「明天我有些話要跟妳說。」


 


        Root仰著頭看妳,「嗯,但他們怎麼辦?明天起來會全身痠痛的。」說出了意外體貼的話,可一下笑了出來,好像在笑自己。或許醉了的她出乎意料地倒向沒有回應的妳,讓額側靠在妳軟硬適中的腹部,表情似乎在說哦這是顆好枕頭。「我們不能丟著他們不管。」




        不然能怎麼樣?把他們扔到地板還是電腦桌?妳對此沉默片刻,張口欲言,卻因為不太明白這種介於氣惱與無奈之間的感覺該算什麼,立刻又閉上嘴,直到Root語帶疑惑地喚了妳的名字才輕聲嘆息。


 


        「……在關心別人之前,為什麼不先關心自己?」猶豫著,但不再忍耐,妳伸手輕輕覆上細軟髮絲。感受到Root身軀的瞬間僵硬,而這帶來異樣感覺,彷彿有些不明不白的熱從Root依靠著的地方浮了上來,在妳的喉頭凝成石塊,再向上,流進眼底安靜蟄伏,使妳啞了聲音:「真要說起來,我們都不年輕了,再說……妳不只有身體要照顧。」




        「哦,Dr. Shaw轉科挑戰心理學領域了?」Root高高上揚的口吻歡快得過度刻意,妳聽得出她其實不算太醉,也聽得出這是訊號,她不想繼續話題了。「親愛的,我真的很喜歡妳當醫生的模樣,但現在我很好,妳不必──」




        但妳不能讓她逃走。




        一種強烈預感告訴妳,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如果錯過,她會逃到妳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妳不能讓她這麼做。




        「我只是、想告訴妳……快一年的時間裡,我過得很糟,我知道……妳也是。」


 


        於是憑藉一股衝動,原想留待兩人獨處時才要提起的坦誠脫口而出,讓話題突然轉了個彎,主動碰觸傷痕的話語則讓Root猛然抬起頭,可只維持了一下子,她便回到原本姿勢一動不動,沉默等待著,而妳用原本扣在她腕上的手,在緊緊攥住的拳上摸索著,耐心地把那些手指一一鬆開,最終握住。


 


        「我知道妳在找我,也相信妳會這麼做,我一直……相信。」梗在喉頭的石塊浮沉著不願被吞落,但被Root悄悄捏住的衣角、在試探中被反握的掌心都讓妳覺得自己再也無須忍耐──不能如同以往般堅毅強韌也沒關係,懷有脆弱並不可笑。「只是過了很久,我以為你們早就放棄,最後我……撐不下去了,但妳救了我。」


 


        「……是我嗎?不,妳是自己逃出來的。」轉過身的Root遲疑片刻,還是像個逃避起床的孩子般把整張臉壓上妳的腹部。她的聲音被悶住了,但聽在妳的耳裡仍然清晰。「而我到最後都沒能找到妳,我很抱歉……」


 


        「抱歉?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我不信巧合,但那次、我在現實裡差點自殺成功時,妳確實救了我。」始終低著頭的妳,視線終於和她的對上。那裡頭霧著陰霾氤氳,映在其中的妳看來很是柔軟,可妳無心去管自己是何種模樣,只想讓那雙眼再度清澈:「記得嗎?是妳傳來的那句話讓我失敗了,讓我理解……妳不曾放棄,妳一直在。」


 


        知道嗎?妳是我堅持住的最大原因。妳輕聲呢喃。


 


        「所以別道歉,妳該說不客氣,因為……謝謝妳。」


 


        而Root猛地抱住了妳。


 


        嚴格來說是抱著妳的腰,把臉用力壓進妳的腹部。


 


        但這幾天以來,第一次,Root沒有努力忍著不哭出聲音,沒有讓淚水悄悄在沉默中落進黑暗。抱住妳的手臂緊緊繃著,指頭牢牢抓住妳的背心,彷若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因為被理解了,於是所有壓抑的鬱累的終得找到出口,Root只是哭,用盡全力地哭。




        這回妳學會了任著她哭,不說別哭,任她將默默忍受許久的一切傾瀉而出。




        這是好的、這是好的,妳想,雖然心臟在擁抱與哭聲中狠狠扭絞著,難受得讓妳想逃跑,但這對Root是好的,那麼妳能忍耐。


 


        當妳的名字出現在喘著粗重氣息的短暫間歇之中,妳傾聽她,聽她像塊磨耗得太過嚴重的磁帶,壞了音軌般不斷說著對不起,其實她曾放棄過妳,聲嘶力竭地像在懺悔告解,說妳過去經歷的那些折磨肇因於她,可她怎麼都沒能救出妳,她是那麼愚蠢以致只能拉開距離才能不再造成傷害,妳卻比她更沒智商,固執地一再靠近,就是不放棄她──為什麼哪怕只有一次妳都不能害怕死亡?妳可不可以學會害怕?


 


        她的聲音破碎零落,夾著太多悲傷。拜託,垮下肩頭的她說。因為、如果還有下次,她擔負不起,再也不能了。


 


        「嘿、別怪自己,至少……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怪妳,我們都活下來了。」


 


        連呼吸都是艱澀任務,不願答應的妳咬著牙,覺得自己這句安慰很是笨拙,也覺得這幾天的Root真的很蠢,但沒辦法為此生氣,更沒能責怪她。不是說這些淚水起了多大效用,只是妳知道她受傷了,不僅身體,而且重得像瀕危病患──這個認知攫著妳不放,正大光明地擴張了很久以前就單單只留給她的一方柔軟,即使妳都不知道這哪來的,卻知道它就是存在,而妳早在發現自己會唸著她的名字時便不抗拒了。


 


        「可是這一切、妳不知道──」


 


        「我不知道,但如果妳願意,可以告訴我,我們有很多時間。」


 


        「……Sameen……」


 


        近乎哀求的呼喚中,妳用僵硬手掌撫著她的背,突然意識到自己從這場談話的最初開始就在努力忍耐,但不是為了自己──妳為她忍耐,因為她使妳堅強──於是更加用力呼吸,在被染濕的強烈疼痛裡一次次堅持下來。


 


        「還有……別再吃那些藥了。」


 


        過上許久,好不容易等到呼吸順暢,妳開了口,嘴唇和Root的身體一樣顫著。妳知道這代表什麼,但不逃避,只在Root停下哭泣並仰起頭時笑了笑。


 


        「……妳知道了。」尚未緩過呼吸的Root後退些許,抬手想擦掉鼻涕眼淚,可妳搶在她之前就為她這麼做了。她咬住唇,眼簾低低垂著,似是不敢看妳:「但我不能……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那些是必須的。」


 


        「不,它們只會讓妳早死,我才是當過醫生的人,相信我。」把那些面紙揉成一團扔到旁邊,妳屈身半跪下來,即使這姿勢似乎過於鄭重,但妳根本不想管,妳只想要她感覺好些。「我會幫妳,妳得堅持住,因為……我需要妳這麼做。」


 


        「妳需要我……這麼做?」


 


        「我需要妳好好地活下來,到這一切結束之後也一樣。」


 


        以往從沒想過自己會說出這種話,但比想像中還要容易出口,這讓妳暗自鬆了口氣,對著盛滿疑惑與期待的雙眼,感覺那裡光亮許多的妳吻上去,冀望把那最後一絲陰霾也都掃去。


 


        「……為什麼?」


 


        輕緩的、安靜的單純親吻裡,她細聲問道。


 


        「先答應我,好嗎?」


 


        看起來很想問到底的Root在視線中漸趨平靜,過上好陣子才頷首答應。看出那份無可奈何中的心甘情願,知道她若願為妳承諾就將達成,妳滿意地站起身,哄小孩子似地拍拍她的頭,牽住她的手,把她從椅子上拉起來──就這一瞬間,這一次,妳覺得自己真正把她拉回了身邊。




        「到時候我會告訴妳的,Root。」


 


        ……那時候。


 


        回到小小房間,為一沾床就昏睡過去的女人蓋好棉被,妳坐在床邊想著。


 


        直到一切結束。


 


        在酒精徹底吞去意識前,妳拉開抽屜,把所有藥罐抱出來一一檢視,挑挑揀揀後只留下了幾罐必備藥,其餘的全被扔進袋中,妳把它們塞到一個Root絕不可能發現的角落,順便為外頭兩個依舊不省人事的男人披上外套,最後,回到那張床上,回到那個人身邊,妳安心地闔上眼。


 


        是的,直到一切結束。


 


        在這之前,妳將想盡辦法治好她所有的傷──她不必改變,不必學會照顧自己,因為妳早已為她這麼做了──然後,待到風平浪靜,妳會告訴她那個小秘密。


 


        無論那時那刻將是何種光景,無論世界末日降臨與否,妳唯一確定的是,自己會以最簡單的話語讓她明白:妳需要她好好活著,因為世上再沒有任何人能夠悄悄溜進妳本不存在的心底更無賴地糾纏著紮實了根,也沒有任何人比她更有資格與妳同行,妳曾活過那段沒有她的時間,便拒絕想像沒有她的未來該是何種模樣,那甚至都不該叫做未來──


 


        妳會告訴她現在還未能出口的一切,用一句話,和很多很多時間。


 


        在走到未來之前,妳和她,只需要堅持下去。


 


        只要好好活著。




 






 


 


25. 世界差 / Leaving Tonight




        "All we know is haunting me, making it harder to breathe, harder to breathe.
                            I'm leaving tonight, I'll be gone in the morning."
 








        地球上的無數相位。


 


        量子力學。


 


        無數平行宇宙。


 


        ……像Shaw經歷七千多次的那些模擬,代表七千多個獨立宇宙,自成一格的奇幻世界,在虛幻中以繁複程式運作著,讓代碼一磚一瓦地建構擁有無窮變化的宏大現實,直到心智被摧毀到足夠相信這一切,虛幻終將成為確無可疑的真實。


 


        血液在猛烈抽搐中肆意翻騰著,Root在這瞬間這麼想。


 


        除了自己現下身處的宇宙以外,那些無數平行宇宙中,她是否也都死去?


 


        哦,大概吧……只是,那些宇宙中的Shaw呢?能夠回來嗎?會從Samaritan手裡逃脫嗎?會回到自己身邊嗎?或者早在證券交易所中被擊斃身亡?又或者,她們根本不曾相遇,甚至失卻擦身而過的機會,從來不曾感受彼此身軀的溫度,甚至連The Machine都不存在。


 


        永遠觀測不到的事物,只徒留問號。


 


        是的,無法解決的永恆疑問,那便不需要思考過多──這個世界的她只有這個世界能夠去愛,這個世界的她只能愛著這個世界中她所信服的一切,其餘的……


 


        「沒事的,Harold,我沒事。」


 


        漸趨稀薄的氧氣中,彷彿看見自己腦內處理區域一片片亮起紅燈最終接連閃爍著一一熄滅,知道它們即將全數關閉失去功能,深呼吸再深呼吸,忽略疼痛,忽略其所代表的意義,Root扯起慣常笑容對身旁面露驚惶的男人保證。


 


        可是久病成良醫啊。


 


        身上那麼多的傷痕,無論癒合得好的壞的,無論來自刀刃來自銳針來自各式口徑子彈,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回子彈擊中了哪裡,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將帶來何種後果?即使她不是那麼習於受傷,鑽著炸出一片撕裂的猖狂疼痛也足夠讓她知道自己要迎接的終焉。


 


        Root想,她要離開了。


 


        離開這個世界,離開這個承載她三十餘年記憶的大地,離開自己窮盡一生憎恨的與用盡體內真摯情感深愛的,離開所有的生,落進蒼涼的死。


 


        她會消散腐朽,她會成為零,她將再也無法回到那個人身邊。


 


        ……就這麼一瞬間,當她踩下煞車,因著良好習慣轉正方向盤,當氧氣挾持她的意識從鼻息中逃逸歸回無所不在的大氣,擋風玻璃前的每張面孔突然都成為了另一個人──擁有不同神情與情緒的,但無論憤怒喜悅,她們都死死瞪著她。


 


        別那麼生氣啊。鬆開手的Root想,竟然傻傻笑了起來。


 


        因為妳得活著,直到翌日清晨,直到世界真正毀滅之後。


 


        沸騰血液掙扎著卻無可奈何地涼了起來,遺失氣力的手自腿上垂落身側,不斷抽動著試圖勾住什麼的指尖只剩下一片麻木,一如燃至最終的灰燼般什麼都感受不到,但Root抽著最後一口氣那麼想,閉上了眼。


 


        如果這個世界裡,她未曾探查到The Machine的存在,大概會繼續過去那種生活,愜意地孤身遊走在各式惡意之中,將它們吞噬並成為比所有的惡更龐大的絕望,當然就不會迎接此刻結局,但是,這一點也不好。


 


        因為The Machine的出現是一個足以扭轉一切的重要事件。


 


        有她的存在,她才得以遇見她。


 


        她與她都是這世上最為美麗的存在。


 


        而Root……身為一列僅具功能性的代碼,「Root」卻是如此懂得欣賞珍稀瑰麗,如此明白完美於這醜惡世界的重要性,所以捨不得她們消逝,捨不得她們迎接死亡,不願被深深愛著的她們同她一般落進虛無,於是──


 


        「我想要她活下來,你能保護她嗎?」


 


        揚起溫柔笑容,Root偏著頭問。


 


        因為我就要離開了。她補充,在最後一刻。


 


        「你保護她,她才能保護Shaw。」


 


        直到最後、直到最後。


 


        在腦裡最後一顆指示燈熄滅之前,感覺四肢真正被凍進極地冰層之中,再也不得動彈的Root輕聲嘆息,無可避免地想起了自己內心僅存的最後一些柔軟,無可避免地回憶起所有耳邊細語,無可避免地看見這些年來走過的路,懷念起曾日夜交纏的強韌身軀,和一切曾在懷裡升高後漸趨平靜的溫度──


 


        她一點都不後悔與她存在同一世界,即使自己就要去到另一個未知世界。彷彿聽見了熟悉音聲正在呼喊自己名字,微笑著的Root想,感到一片黏膩暖意逐漸擴散,而漆黑光芒包覆了她。她不後悔,死了也不後悔,絕不可能。


 


        畢竟她讓她重新學會了愛。


 


        這是如此幸運──她再也沒有什麼能恨了。




        畢竟,她曾擁有世上最好的。




        ──這是如此幸運。












- - - - -


我們窮其一生能有多少幸運。




21. 509


22. 509


23. 509後510前


      全世界都得了PTSD


24. 509後510前


      但我們不能害怕它


25. 510




實在太喜歡Cold War Kids這首Can we hang on,一直想哭


歌詞太美,我要來亂翻




Can We Hang On? 歌詞:



I come here nine times asking you to not make it ten
I'm peeling off all the honor and protecting my skin
Apologize, I'm laying down my ego to rest
Would you be mine forever? Just in case it exists
我第九次來到這裡,請求你別讓我還要繼續下去
我把所有榮譽與保護色全都剝除
對不起,我放下了所有驕傲直到往後
你會永遠屬於我嗎?
我這麼問只是怕永遠真的存在



I think about the old days
What we didn't do to survive
Do we get better with time?
Tell me I'm wrong
我想著往日時光
如果我們沒為生存奮戰
我們會在時間流逝裡好起來嗎?
告訴我我是錯的



Looking back to the start who we were when we met
This box of pictures tells a story when we fight, we forget
And I can barely recognize those back that we were obsessed
Can't cut out this madness and get back to the best
回頭看著初遇時的我們是什麼模樣
這箱照片訴說著我們戰鬥與遺忘時的故事
我幾乎認不出那些我們曾迷戀過的人了
無法停下這種瘋狂,回到最初的最好

Think about the old days
What we didn't do to survive
Do we get better with time?
Tell me I'm wrong
I'm looking to your old ways
We follow the same dotted line
Passing like ships in the night
Can we hang on?
回想往日時光
如果我們沒為生存奮戰
我們會在時間流逝裡好起來嗎?
告訴我我是錯的
我凝視著過去的你
我們順著同樣路徑
錯過彼此如夜裡船隻
我們能否堅持下去?



This could've gone either way if one of us had walked
If I'd gone off, and you'd caved in
And we broke it off, I'd be lost
I'd be chasing some broke down dream
I'd be bored to death
But we cannot stay forever young and out of our heads
Out of our heads
無論我們之中的誰離去了都會讓這一切消逝
如果我走了,你將擱淺
而若我們分開了,我會迷失
我會追尋著一些破碎的失敗的夢
我會無聊到死
但如果我們出乎意料地不能永遠青春
出乎意料啊



I think about tomorrow
If I can get through tonight
I know that we'll be alright
Can we be strong?
I'm looking to your old ways
Even though we like ships in the night
Don't you go passing me by
Can we hang on?
我想到了明天
如果我能撐過今晚
我知道我們都會好起來的
我們能否變得堅強?
我凝視著過去的你
即使我們像夜裡錯落停泊的船隻
你也別想就這麼與我擦身而過
我們能夠堅持下去

You can't find it
If you're dying to live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You can't find it
If you're dying to live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You can't find it
If you're dying to live
If you want to know the secret, hang on
你無法找到的
如果你有著拚死也要活下去的信念
如果你想知道那個秘密
堅持下去




世上CP千千万,为何独上这艘船——只能怪肖根药力太强悍

转角杂货店:


文章质量是和标题长短成正比的。一定是这样。——伟大的杜航


作为一只花心大萝卜,我的真爱多如繁星,横跨次元壁,每晚翻牌子都要苦恼很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专一于我如屁。那些身边控CP控到痛哭流涕肝肠寸断食欲不振的基友们,在我看来都是too young too naive:做人嘛,最重要就是开心啦。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岂不最好。干嘛争做抖M呐(doge脸


恩,我就这样立下了flag,遇到肖根的那刻开始万劫不复_(:з」∠)_




重温Season1,2,3,神经根甩掉四叔挟持宅总无法无天邪魅狂狷仰天长笑的时候,我很想穿过屏幕对她说:尽情笑吧。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等大锤出场,你就要转职变身痴汉妻奴根了,哦呵呵呵呵。造孽呀,痴迷肖根的我哪来的脸五十步笑百步。来,和我一起唱:自从萌了你(们),生命里都是奇迹,一起炸裂一起痴笑,岁月里都是被捅的甜蜜。每个嘴上说着不掉坑的人终有一天会遇到清空血槽笑到脸僵引爆泪点的CP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手动摆手。


好哒,下面进入正题 0 0


平生观影五大恨动作片老讲道理,探案剧毫无逻辑,剧情流滥开脑洞,文艺系乱牵红线,轻喜向包袱老旧。最初迷上POI完全是因为它的题材,小乔出品,编剧保障。ME萌JC帅,演技精湛。毁车不倦登场的每个人物都性格鲜明。无法相信居然出自老年台。之后宅总慢慢向我们展现出的each person matters的观念又特别触动我。可以说,就算完全没有感情线,没有肖根,我也还是会跪下安利这部剧_(:з」∠)_所以我真的特别感谢整个POI剧组,不仅让我拥有了这么出色的观影体验,还收获了一对本命CP。阿里嘎多。


现在真的是正文时间了噗_(:з」∠)_让我们来列举肖根让人不可自拔的原因:


首先,大锤和根妹的颜值都太高了!这很重要不要笑!EC锤基冬盾福华人气那么高难道完全和脸无关嘛!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长成滚娘样你YY半天剪个视频都会被人说精神伤害邀放学后决斗啊!!



其次,外形身高差也是萌点(·ω·)别不承认嘛!难道你不觉得在这样的前提下,根妹向下扫视的眼神更宠溺,大锤向上无奈的白眼也更立体嘛!


接下来是重头戏:角色人设说实话,虽然这两人都酷炫到让人跪舔,但无论是根妹还是大锤,即使忽略各自特殊的职业限制,分开来想在她们身上安排感情戏都是很难的。先说大锤。身为前ISA专门负责处理恐怖分子的人形杀器,四叔都比不上她的暴戾。再加上二轴,时不时就怒气值满点,在她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恐怕除了枪就是吃。她只想解决生理需求,才不碰relationship。她就像雪豹,为狩猎而生。不够敏感就察觉不到她低频的情感波动。但大锤面对弱气细腻型又不会怜香惜玉,懒得猜心,吐槽毫不留情。不够厉害不能让她觉得刺激的人她根本没眼瞧,但同时她控制欲也很强,强硬霸气款又会激起她的胜负心。啧啧啧,很难搞有没有→_→再谈根妹。其实我觉得Root刚出场时小boss轻中二设定有点像莫娘和PSYCHOPASS里的白毛0 0有能力有资源又没什么道德意识,何止是对感情没兴趣啊,根本是对人类都绝望了_(:з」∠)_表面上看好像很正常,甚至还四处放电,但实际上这只是在对自身优势进行充分最优化利用罢了。有种睥睨玩弄你们这些愚蠢人类的感觉。除了创造出TM的宅总,管你是什么类型,在根妹眼里都是bad code,可能只分成好玩和不好玩两种,relationship?那是什么搞笑的存在啊她才不care→_→啧啧啧,比大锤还难搞有没有。


神奇之处在于,把这两个和romantic都无关的人放在一起,居然就起了浓烈的化学反应!根妹的八面玲珑碰上大锤的直来直往,大锤的面瘫傲娇遇到根妹的调情逗弄,简直天生一对,相生相克,一路火花带闪电。不像宅总李四那样的暗夜骑士,这两只明显才是一国的,对行侠仗义都没什么兴趣,不择手段完成任务达成目标就行。有了根妹,Shaw终于可以做一只快乐的大锤:随便突突突,反正有人负责精细。有了大锤,Root终于可以做一枚放肆的深井冰:随便上前线,反正有人会跋山涉水护在左右。这组合真是perfect。


万事俱备,只差剧情来酝酿足够的暧昧和亲密。毕竟,再好的CP人设碰到屎一般狗血的展开也很难让人爱到不能自已。而肖根的难能可贵在于我们一点一点亲眼见证了两人间的不断升温。剧组在乎迷妹们的感受,但并没有一味的迎合。根妹第一次见大锤只是big fan,电晕后就让她倒地上,捆绑熨斗伺候,发现有人来也不管她死活就跑路了。飞越疯人院再次见面依旧电击下药捆绑毫不手软。宅总被绑了一次就心理阴影,李四更是决定不要放过根妹,时刻保持警惕。大锤的二轴此时发挥了作用,她睚眦必报但并不记仇。射了一枪揍了一拳后就毫无芥蒂了。身为效率至上的结果主义者,她成为小分队里第一个接受根妹的人,只是出于最现实的考虑:Root很强,我们需要她。之后一开始又出于责任感一直绕在根妹周围要看着她,但久而久之成了习惯,协助保护Root就成了她日常的一部分。根妹人美枪法好,虽然喜欢调戏她,但很清楚分寸,还能带她出刺激的任务吃好吃的食物,大锤自然是愿意和她呆在一起的。而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熟悉了,自然会比对别人更多一点在意,对二轴来说,这多出的一点在意就已经很难能可贵了。从根妹的角度看,大锤身手好,冷静果决不感情化,本来就挺有魅力。在被自己百般折磨后居然还是第一个接纳自己的人。心里肯定会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小分队面对的敌人又多又狠,高智商的根妹有TM外挂,会耍神乎其技的双枪,又一直独来独往。在其余人看来,她也是做protecting的角色,但只有大锤不这么想,她把where is Root挂在了嘴上,不管何时何地永远会关心Root怎么样。Root Root Root,当一个看似习惯孤独却实际渴望温暖的人,发现有个本该毫无感情的人会一次次提到自己的名字,发现这个老是对自己翻白眼的人却最相信自己,发现这个本该拯救城市的英雄又一次在黑暗中疾驰千里只为守护自己。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到了Season4,根妹看大锤的眼神已经能柔到滴出水来,大锤对根妹的言语调戏身体触碰也更加适应。不管最初是否有意,结果就是,根妹给了大锤最需要的刺激和理解,大锤还了根妹最憧憬的信任和陪伴。对别家有些床都上过的CP来说可能无关痛痒的一句maybe someday和离别深吻,迷妹们简直要哭到断气,不仅为大锤的暂离,还是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两人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


当然啦,两位船长戏外闪瞎狗眼的彼此炫妻行为和反差萌也是跳坑的重要诱因啦_(:з」∠)_


以上,萌上肖根不是我能选的><!根本是不!得!不!爱!








写在最后:


人懒就没怎么放图。仅有的图片均来自网络_(:з」∠)_。虽然根即本命,但其实我也是锤厨。之前追剧在贴吧潜水老是看到大锤被黑感觉都要上火了。等最近有时间再仔细刷几遍,一定要为大锤也码点什么。

高爷的胖次:

灵魂翻译和美工今天腰疼。

CBS老伙计(手动微笑

杂志2013 TV Guide

图一翻译,图二三原版。

以下文字版


=============================================

来自疑犯追踪的AASS为我们带来她俩吊炸天角色的独家报告


根总已经从精神病院放出来,并且准备好浪了!尽在今晚POI。AA饰演的绝逼狡猾,又有点疯的网络战士根总有场期待已久的决战——和她一起组队的是——SS饰演的冷血超级战士。队名应该是Samantha Shaw?“shaw和root组队的时候,她会平静下来,”SS说,“她俩都有可能进医院,也可能一起进,但这很有趣。”


这一季你们的角色安排是什么?

AA:根总觉得机器宝宝要改变世界了——这样我们就会更好的感知世界——所以她在与宝宝交流,并且试图把所有人拉上(贼)船。

SS:最后的最后,大锤是个士兵——你给她一个目标,她就会拼尽全力去实现。她的ZF背叛了她,所以和李四冯七组队是有点小私心的,因为他们保护了大锤。


所以根总考虑就宝宝决定世界命运来行动,大锤更多是我行我素?

SS:我不觉得她像根总或者宅总那么在乎宝宝,但宝宝给了她一个目标。我们刚刚得知大锤在童年时的创伤,这让她看起来关爱无能。她的感情在那里,只是藏得很深。而且她仍然在决定自己要不要成为小队的一员。她可以在任何时候说“拜拜了您那”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


大锤是怎么看根总的?

SS:在根总火力全开的时候她不会鸟她,她会在她的葬礼上跳舞。然而,她俩之间是种相爱相杀的关系。

AA:她咋能不爱我呢~

SS:她俩之间的互动非常有趣。在这一季,我们和彼此说话的时候贴的非常近,我俩的嘴唇就只有这么——一点点,我们简直无法想象编剧们在编辑室里YY什么。


他们可能在讨论尺♀度问题吧。

SS:必须哒!


那根总是怎么看大锤的呢?

AA:她喜欢和她厮混。她俩常常为这段关系暗暗较劲,看起来很有趣,同样也很姬♀。她俩都想当这段关系里的♀alpha♀


在今晚播出的POI里,根总坚持说宝宝希望肖根一起工作,这样做的终极目的是什么呢?

AA:我们也在等结果。但看起来大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事焦头烂额,没有那么在乎终极目标。

SS:是的。这在大锤看来几乎是毫无意义的。她和根总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挫败,因为根总总是在发号施令,但大锤对她们在做的事毫无头绪。


当根总说服大锤这任务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时候,她们是如何合作的呢?

SS:因为大锤相信宝宝是善良的一方,所以她选择执行任务。而且俗话说得好——“亲近你的朋友,更要亲近你的敌人。”

AA:宝宝给了根总一些能让大锤相信她的事实,一些她本不该知道的事情来说服她。


因为她俩都是游走在危险男权世界里间谍活动与网络战争中女性的缘故,你们觉得你俩的角色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关系吗?

SS:当然有。但是如果宝宝让根总背叛大锤,或者大锤决定和根总撇清关系的话,她俩会飞快的反目。


你们觉得根总和大锤谁会活得比较久?

AA:我们估计会结婚然后性福地生活在一起。

SS:或者会像War of the Roses里一样,我们在最后一幕杀死对方。


==============================================

灵魂翻译,灵魂美工,如有错误,感谢指正。


一点杂谈 (3)

门减:



肖根片段中的性暗示


 




AuteurTheory强调一部影视作品大到主题,小到场景细节,都烙印着创作人的个人风格与对世界的看法。我们观看一部影视作品时,看到的并不只是一个故事,而是透过创作人的眼睛看这个世界。Auteur并不一定是一个人类,但在POI中,Auteur显然是小乔。我曾推测过,小乔对女性CP似乎情有独钟,肖根初见的这场戏就是由他亲自指导的。下面就来看看这个片段中,他怎样运用镜头语言,不知不觉营造两人暧昧的氛围。


 


首先必须解释一个大前提,一部优秀的电影,导演不会浪费任何一个镜头,所有镜头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也就是说,凡入镜的人和物,都没有巧合(除无法掌控的因素,如街上的行人),哪怕是背景中观众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只出现一两秒的一个小物体,它的大小、颜色、位置等,都是导演严格把关的。电视剧的shooting radio没有电影那么高,制作周期导致很多镜头无法做到完美,但POI这种档次的制作班底,对于重要情节的每一个镜头一定是精雕细琢的。所以,下面的分析不是过度解读。


 




肖根人生初见的场景是一个酒店房间,这个选择非常明智,因为这是在那时的剧情中,能把场景布置得有浪漫氛围的最合理的地点。这个房间的色调以淡黄、淡棕色和白色为主,显得温馨舒适。





对比一下Shaw审讯服务生的酒店,这个审讯场景有更多阴影,光线较暗,画面更单调。再仔细观察上图,会发现肖根的布景中多了鲜花和椅子上的衣服(不是Shaw脱下的那件),这两个关键要素,即使不被观众注意,但仍然影响着观众的潜意识,使得这两个场景给观众的第一感受就完全不一样。




 


我们来看看单人镜头的构图,肖根的镜头中,人物背景丰富,色彩富于变化,Root身后有桌椅、柜子、灯光和……鲜花,Shaw的镜头中有窗框,外面的建筑和……鲜花。同时,记住人物的领口。






而审讯服务生时,人物背景色彩暗淡,对比不明显,形式单调。再来看看这两人的领口,诶,老实多了吧。






再看看肖根同框时的构图,两人之间有一束亮丽的紫红色……鲜花,鲜花后还有一盏暖黄的台灯,桌上还放着脱下的衣服,这个场景一下就丰富美好起来了。





哪怕是在审讯过程中,看看小乔的构图,仍是固执地要把那束花完整地展现在两人之间。可以发现,肖根场景中,鲜花和脱下的衣服,入镜率相当高,原因无非是这两个意象放在一起,很容易就能让人产生美好的遐想。





Shaw在坐下前有一个脱衣服的动作,紧接着就是Root一个扫视加深呼吸的镜头,即著名的迷之吸气。Shaw有必要脱衣服吗?没有。Shaw在POI这么长的故事中,有过别的medium shot或long shot的脱衣服的镜头吗?没有。那小乔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特地安排这样一个动作?因为有了这两个镜头,加上Root深呼吸的镜头,观众就能在潜意识中领会到一些暗示,铺垫两人的暧昧。






大多数的审讯戏码,在没有特殊原因的情况下,拍到审讯对象中招后,会直接切到坐在椅子上的受审镜头。而到了肖根的审讯戏,小乔就开始用心良苦了,他几乎不愿放弃任何两人身体接触的画面,尽管这种接触只是粗暴的拖拽提拉。


 并且,有些画面的角度,也透露出些许暗示的意味,比如下面这幅。Shaw倒地的姿势绝不是偶然,拍摄角度更是有意为之,脱下的衣服又再次入镜了,小乔的目的不言而喻。





露骨的性暗示镜头,如爵迹,简单粗暴易上手,而POI中这种隐晦委婉一些的镜头则更耐人寻味,也更考验拍摄技巧。




 


 在上刑之前,有一个镜头是Root把瘫软的Shaw推向墙壁。这个镜头的性暗示并不十分明显,但要说小乔在安排这个镜头时没有任何想法,也不太可能。因为他本可以安排椅子一开始就在墙边,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加入了这样,在别的审讯戏中看不到的互动。两人面对面,一仰一俯,居高的人把另一人慢慢往后推,这样的动作能唤起什么样的联想?导演、编剧心里很清楚。





接下来一个肖根同框的远景很有意思,Shaw被捆绑着,仰着脑袋,双腿张开,坐在椅子上,而Root从正面走向她,这个画面可以说很有暗示性了。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的camera movement都是很稳定流畅的,而这个镜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采用了手持拍摄。手持拍摄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加上这个镜头又是从门框外拍摄,观众看到这一幕时,会产生自己站在门边“捉奸”的既视感。


 


 


审讯过程中的性暗示可以说是十分明显了,对比一下Root的其他两次审讯,第一个是她反败为胜后,对Control的压制性问话,第二个是她为得到Shaw的下落,对Control压制性的问话。这两个场景中,Root都采取了靠近加俯视的做法,但这种靠近是站着弯腰,再俯下脸。这种姿势下,虽然两人脸部靠的很近,但我们很清楚,下半身并不靠近。


再看看审讯Shaw时的体态,Root蹲在Shaw张开的两腿之间,双手撑在Shaw腿上(或双腿之间),由下而上地靠近,这个感觉立马就不一样了,她们脸并没有很接近,但我们知道画面外的下半身非常靠近。到这里基本就能明白,为什么AA一拿到剧本就看出了不对劲。


 


 


再来看看镜头角度,肖根对手戏中有很多近乎垂直的角度(如上图),强调两人的身体位置,给观众一种就在现场的感觉。而Root和Control的两次对手戏虽然也有贴面的镜头,但多采用正反打,镜头一旦运动到接近垂直的位置,就会被切掉。这种镜头只是表达这两人在说话,并展现Root的压制性,至于两人到底是个什么姿势,身体离得有多近,镜头并没有强调。




 


 同样作为受虐人,Shaw和Control也有类似的镜头。Shaw的镜头角度,更接近POV,也就是“Root眼中的Shaw”。可以看到她的头往后仰,嘴唇微张,眼含波光(不知道是否用了眼灯来加强效果),让观众有一种任君处置的感觉,使得这个画面有朦胧的诱惑性。而Control镜头的拍摄角度,很明显避开了她的视线,观众只是旁观者,且人物眼睑完全低垂,脸上有更多阴影,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动心之处。





 


后面脱衣服的镜头就很直白了,真有脱衣服的必要吗?领口已经很低了好吗?



 


 最后是熨斗戏的经典镜头,熨斗和这个画面配合,所能引发的SM联想不必多说。这个镜头小乔是下了功夫把画面做漂亮的,人物构图几乎完美地符合The one third rule for eyes(即人物眼睛离画面顶端有三分之一的距离)。这个画面的背景中有更多竖线,相比较于横线,竖线更显活力和侵略性,增强剧情的紧张感。


还可以注意到,一开始Shaw的背景多为白色,相对强硬,而Root的背景多为物品丰富的棕色,相对柔和。剧情反转后,两人的背景也反转了,哪怕在垂直拍摄同框镜头时(如下面的这张),也能看出两人背景的明显分别。Root这边白色更多,使得与人脸的色彩反差更大,让人看不清,突显人物的深不可测,而Shaw那边则暖色更多,脸也更明亮,暗示人物处于被人掌控的劣势。 




 小乔在性暗示方面是一把好手,在小姨子中揭露伯纳德婚外恋的那一段就可见一斑。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水到渠成,他的镜头不会故意强调这些暧昧的动作,如特写脱衣服,但又用medium shot或long shot来使观众不会忽视掉这些动作。这样一来,观众会觉得这些动作和安排完全符合剧情发展,导演、编剧没有在故意暗示什么,但看完后又觉得这两人哪里不对劲,以后就算发展出什么也不会太惊讶。和国产剧中匆忙且莫名其妙的爱情展开,这样的镜头运用显得更费心思,也更有诚意。


 




PS: po主在影视方面的专业知识非常粗浅,谨希望此篇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肖根】普罗米修斯au

说明:普罗米修斯根×赫拉克拉斯锤

          就是一个英雄救美的老套故事(或者说是美救美?)

———————

 背景:

奥林匹斯山,诸神栖息之所。主神finch虽然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但是他并不信任人类,所以当预言之神root提出要把火带给人类时,finch拒绝了。但root还是偷偷的把火种送给了人类。

此事很快被finch知晓,他勃然大怒。他派火神把root锁在高加索山上,每日都要承受风吹日晒,被鹰啄食心脏,当然,作为一个神,她的心脏会再长出来。

正剧:

Shaw住在高加索山上,她在山顶上建了一座小房子,旁边有几只圈养的羊。这种简单的生活让她觉得很满意。然而,这几天shaw有些头疼,因为她的羊越来越少。这一天,shaw躲在一颗石头后面,决定看看到底是谁偷的羊,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小偷。

很快,罪魁祸首出现了,一只黑色的苍鹰从天上俯冲下来,两只利爪一下就勾住了一只毫无缚鸡之力的羔羊。Shaw立刻抽出了一支箭,瞄准,发射,一气呵成,射中了那只鹰,连带着羊一起从空中摔了下来。

今天吃哪只呢?”shaw看着地上的鹰和羊,沉思起来。不过她很快注意到鹰飞过的地方有血迹,她有些好奇,便一路跟着那血迹下了山。

线索中断在一处峭壁,shaw觉得没有什么查下去的必要了,而且有些饿了,正要反身回去时,听到了轻微的呻吟。她走向声音的来源——峭壁的边上,那是很窄的一段路,一不小心就会掉入悬崖。

很快,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一个高挑瘦弱的棕发女子双臂被锁在了悬崖上,她穿着希腊式的衣服,半边手臂裸露着,衣服上满是血迹,而胸口上有一个血洞。她紧闭着双眼,睫毛微微颤抖,精致而完美的脸庞有些苍白。

Shaw以前听过一个传说,说高加索山上关了一只怪物,身高9尺,长了四只眼睛,皮肤是绿色的,不由的笑出了声。

笑声让那被禁锢住的女人睁开了眼睛,琥珀色的瞳孔在阳光下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Shaw怔住了,按照她的伤势,竟然还活着,果然是个怪物。

Shaw把外衣脱下来,露出了紧致的肌肉线条。她把衣服用力贴在那女人的胸口上,试图为她止血,那女人轻哼一声,倒吸了一口气冷气。衣服没有像shaw预期的那样被血浸透,她拿下衣服发现那处血洞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她吃惊的看向那个女人,发现她正在用一种调戏的神情用她那双大的惊人的眼睛上下打量自己。

“you can call me root。”root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好吧,既然你没事了,那我就走了。”shaw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关了羊圈的门。

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root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你说吧。”

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陪我聊天吗?

可以。”shaw虽然不太情愿,不过root可怜兮兮的大眼睛让她没法拒绝。

 

root被finch锁在这里大概已经几千年了,每天都承受着风吹日晒,每天都要被鹰啄食肝脏,直到她向finch屈服,还回火种为止。虽然她有神之躯可以自愈,但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刚才那个人,还真是特别。”她看向烟雾缭绕的云海,嘴角慢慢勾了起来。

 -----------------

奥林匹斯山上。

Reese和finch一左一右坐在神殿之上。

是时候让shaw回来了。”reese忧心忡忡的对finch说。

你就不要担心了,她可是我们的女儿。”finch试图安慰Reese。他们的女儿shaw从小被送到人间历练,虽然有无穷之力,但reese还是担心shaw会被狡诈的人类欺骗。

再说shaw从小就感情淡漠,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finch拍了拍Reese的肩膀。

 --------------

山上细雨漫天,眼前的风景都蒙上了一层幕帘,雨水打在身上,脸上,root控制不住的发抖。

“今天没有来啊。”root喃喃自语道。

“你是在说它还是我。”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个眉目挺拔,俊美的不可物方的女人。被雨水打湿头发随意的垂在脸侧,性感而妖艳,这样的人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Root看的有些发呆,她感觉得到自己刚长出来的心脏跳得很快。

Shaw把一只死掉的鹰扔到了root脚下。

你杀了martine?”root吃惊的问。

你还给她起了名字?”shaw一脸黑线。

这是finch的鹰,我可不会给它起这么可爱的名字。”root对每天啄食她心脏的畜生可没什么好感。

你知道finch吧。”

他把你关到这里的。”shaw不明白为什么finch会惩罚这样一个看起来完全无害的女人。

他没有错,是我违抗了他的意志,偷了火种。”root并不怨恨finch。

你为什么要偷火种呢,这里到处都是啊。”shaw有些奇怪。

Root噗的笑出了声,“你以为这些火是哪里来的。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那个把火带给人类的神啊。”shaw不禁流露出敬佩之色,不过在她想象里,那个敢于对抗主神的人一定是个与众不同的神,没想到竟然如此普通,不过相貌倒是出众,shaw觉得维纳斯和root比也会黯然失色。

你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吗?

是的,除非我愿意归还火种或者有人有能力救我同时可以和finch对抗。”root看向天空,有些惆怅的说。

Shaw半晌没有说话。

对不起,和你说这么沉重的话。”root生怕自己吓走了这个愿意和自己说话的俏美人。

Shaw把带来的衣服轻轻披在女人单薄的脊背上。

别放弃希望。”shaw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十二天。”root看着缓缓消失在地平线的夕阳,落寞的说。Shaw已经有12天没有来了,也许她也觉得自己是个恶人吧。

一只鹰朝着root飞来,她毫无反应。

Lambert。”这是reese的鹰。

当又一次被尖锐的鹰嘴刺入心脏,root并没有感觉到疼,因为自从shaw走后,她就觉得胸膛里空荡荡的,也许她偷走了自己的心,root满脑子都是她迎着大雨走向自己的那一场景。

她紧紧的抓住缚在手腕处的铁环,试图缓解痛苦。她想要自由,她想找shaw,但她不能违背自己的信仰。

很快,吃的很饱的lambert飞走了。

滴答滴答,root听着血滴在地上的速度越来越慢。

每次当她觉得自己马上要解脱的时候,慢慢出现的心跳都会让她绝望,因为那代表着第二天的折磨又要开始了。对别人来说,明天代表着希望,而对她来说,则代表着地狱。

第二天黄昏时分,Lambert又飞来了,shaw依旧没有来。

尽情享用吧。”root对着Lambert说。

它比昨天更加贪婪的啄开了root胸膛。

Root想起第一天在这里,martine吃掉了自己的心,恐惧甚至超过痛苦,交杂着让她濒临崩溃。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她开始麻木,但自从遇见了shaw,她又能体会到心痛的感觉了。

突然,root觉得有什么射进了心脏。只见lambert的尸体上插了一支箭。

shaw。”root猛地抬头,看见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眼前,有些难以置信。

Shaw面无表情的走到root的面前。

did you miss me?”shaw开口问道。

absolutely。”root歪着头,眼里充满了魅惑与痴情。

Shaw从身后拿出一把锤子,走到锁链旁。

没有用的,这锁链是”,话没说完,只听嘭的一声,火花四溅,那锁链断成两节。Root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root彻底自由了。

不过由于长时间的禁锢,root瘫倒在了地上。shaw向她走来,虽然她个子不高,不过此刻root觉得shaw是最高大的人。

Shaw一把捞起瘫软的root,仿佛就像捡起一片羽毛一样轻松。Root的喜悦之情一闪而过。

“你快走吧,和finch作对的下场你也看到了。”root想要挣脱shaw,但就像以卵击石,毫无作用。

finch不是暴君。”shaw轻轻吻在root的额头上,这让她感到异常安心,仿佛有这个人在旁边,自己就有对抗一切的勇气。

当shaw出现在奥林匹斯神殿上时,finch和reese紧紧的抱住了她。

别这么肉麻好吗。”shaw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很感动的。

我想跟你们坦白一件事。”shaw决定告诉他们root的事。

我们已经知道了。”finch慈爱的笑了笑,“时间证明她是对的。

所以你原谅她了。”

当然。”finch说道。但要不是为了他的宝贝女儿,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root。

 ------------------

奥林匹斯山上举办了一场最盛大的婚礼,丘比特做为戒童,为shaw和root这对新人献上了戒指,诸神为她们见证。而阿波罗则看见了她们的未来——永恒。


【肖根】【正剧向】疯子(四)

说明:shaw要放大招了


前文:1   2    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oot试图把被禁锢了一天的手收回来,微微一动,剧烈的麻感立刻充斥了整个手臂。

Shaw察觉到了root微微有些狰狞的表情,她一手握住了root的手腕,没有理会她无奈的眼神,轻轻的按摩着。

Root觉得自己的酸痛感很快就消失了,她仔细观察了那个正在自己她细心按摩的女人,惊讶的发现她竟然长了一双鹿眼,还蛮可爱的,不过她身上过于冷冽的气质让自己之前忽视了这一点。虽然如此,root知道她手上绝对沾过血,这或许是一种来自同类的信号。

虽然我一直觉得每一个人都有漏洞,但你看起来完全没有。”root想多了解她。

那你说说你自己的漏洞是什么?”shaw不想直接回答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我吗?如果我有的话,早就已经被埋在在六尺之下了”,root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不过如果我没有的话,又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当一个人溺水之后,遇到一根稻草也会紧抓不放。事实上,这根稻草虽然也差点毁了你,但它在某种程度救了你,它让你变回了Samantha,虽然我还是习惯叫你root,毕竟我也叫sam。”shaw虽然有些恼怒与机器差点让root丧命,但她不能否认机器对root的成功改造。

sam,”root侧过头去,反复的轻唤这个名字,迷茫的看着眼前那个算不上陌生的陌生人。

因为虚弱而失色的唇和素颜让root看上去楚楚动人,但很快shaw就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因为她想起了那个看起来从容大方的维罗妮卡以及她们“美好”的初遇。这个女人真应该去百老汇或者好莱坞发展。

喝一点水吧。”shaw的声音让微微失神的root惊醒,她点了点头。

shaw去外边接了一杯水,喂root喝了下去。

Shaw发现root看自己的眼神少了些怀疑和厌恶,变得柔和了些。

Root觉得心里有种情绪在蔓延,她自从12岁之后就再没有被人如此照顾。

先回去了,Harold找我有些事情,明天我来接你出院,别问我harold是谁,你每次都因为他出事。”shaw为root擦了擦唇边的水珠,又为她盖好了毯子。

径直走出了病房后,shaw有些怪异的笑了。

we will play it in your way”特工轻声说道。

root看着那个渐渐消失的背影,轻蔑的勾起了嘴角。

就算像你说的,我变成了好人,以前罪恶也不可能一笔勾销,Sam。”root觉得自己的笑僵住了,她竟然有些后悔自己做过的事。她摇了摇头,这个疯女人难道入侵了她的大脑吗。

很快,她感觉昏沉沉的,眼皮上就像顶着铁块,怎么也睁不开。

damn。”root含糊不清的说道,她知道自己又被下药了。

Root做了个梦,梦里自己很多次次都命悬一线,而每次都是那个疯女人不顾安危的救她,但后来她为了救自己死在了金发特工的枪下。

当root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脸上布满泪水。她看了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病房看起来有些怪异,不过她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

----------

某个豪华公寓

ms.shaw,这样真的好吗?”harold有些担心的看向旁边头上戴着模拟设备的root。

自从撒玛利亚人被销毁后,德西玛科技就成为了harold的产业。

也是没有办法了呀,你也知道root不是个芭比娃娃,不会任人摆布。”shaw无奈的摊了摊手。


但如果模拟没有作用,我恐怕你要和她好好解释一番,至少不要让她炸了我和john的新公寓。”harold说着,运行了程序,一个对话框弹了出来,上面写着:

模拟:001”


(肖根) 一件礼物 (中or下)

POI百合病社:

门减:



老规矩两版


预警: 暖锤,尽量不ooc


有任何疏漏之处,欢迎指正。


英文对白版 



这个高级疗养院设施齐备,Bear已被专人带去宠物看护间。不过Shaw最满意的还是这间病房。采光充足,宽敞整洁,窗外能看到整个后院。除房间内,每个可能的入口都安装有摄像头。她查过,这家疗养院早就被唐希尔旗下的空壳公司买了下来,而另一个空壳公司则买下了Reese那家,虽然医生护士们并不知情。 


Shaw坐在沙发上环视了一圈,矮几上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床头的柜子上放着止疼药、水和一些护理用具。她目光最后落在那张宽大的病床上。 


Root还没醒,棕色的卷发婉转地铺泻在枕头上,衬得一张脸苍白憔悴。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照着她鬓边耳角的茸毛。Shaw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只觉一切都美好得像个梦。Root毕竟活了下来,Shaw这么想着,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慢。 


“Our princess still isn’t awake? Maybe you missed a step.” Fusco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他心情相当不错。 


“What is it?” Shaw不认为自己会犯什么医疗常识的错误。 


“A kiss of course. You never read the “Little Briar Rose①”?” Fusco真想看看Shaw现在的表情。而Shaw在想他真该庆幸自己揍不到他。 


“Save your silly humor, Lionel. How’s Reese? ”她从TM那儿得知Reese也幸存后,就立刻通知了Fusco前去探望。 


“Oh, he’s like crap.” Fusco颇有些幸灾乐祸,“ Whatever, our wonder boy’s alive. You loco guys will die hard.” 


这时,休整过后的Dr. Saunders在门口招了招手,Shaw立刻跟了出去。 


他虽和Shaw见面不久,但对于她和Ms. Clinton的关系,他已猜到了八分, “Lady, I’m so happy that you finally found Ms. Clinton.” 


“Call me Shaw please.” Shaw的态度变得友好很多 “And appreciate for your make up session. I know you must be very tired today.” 


Dr. Saunders不仅是业内数一数二的专家,还是个非常慈祥的老人。Shaw在手术后提出想尽快探讨Ms. Clinton的身体状况和治疗方案时,他尽管已十分疲倦,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两人讨论一番,Shaw已大致了解了情况。Root第一次醒来后,就开始利用每天为数不多的清醒时间,为AI大战暗中努力,这严重影响了她的恢复进程。而手术后的并发症也不容小觑,Shaw知道这段时间必须盯紧她。 


这时,私人护理Celine送来了Shaw要她去一家韩国料理店买的牛骨汤。 


Dr. Saunders微笑着问道: “Anything else I can help you?” 


“Thanks, you have done enough. Later I just need to update her about this make up session.” Shaw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Sure, Ms. Shaw.” 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道: “No offence, but don’t make it evolves into a make out session. She’s still very weak.” 


Dr. Saunders回忆起两人见面时的情形,他觉得作为一个专业医生,很有必要提醒一下。 


Shaw愣了愣,尴尬地笑道:“I can handle that.” 


回到病房后,Root已经醒了。她笑意盈盈地看着Shaw走进来。 


Shaw将牛骨汤放到医疗矮桌上,看着她双眼问道: “How are you feeling?” 


“Can’t be better.” Root笑得更加灿烂。这是她第一次手术醒来后能看到Shaw陪在身边。 


Shaw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起来,尽量不牵动她肋骨的伤口。Root想向前倾身,但微一用力,肋下便传来一阵疼痛,她屏息皱了皱眉。 


“Does it hurt?” Shaw关切地看着她。 


“I have been worse.” Root无所谓地笑了笑。 


她伤后本就虚弱乏力,肋骨断裂又使她双手活动受限,无法坐直,Shaw便让她靠在自己胸前。Root身体单薄,Shaw把她抱在怀里才发现,她几乎是瘦骨嶙峋。Shaw心中无由来地有些生气。她左手搂住Root腰部,右手掀开碗盖,自己先尝了一口,确认温度正好,才舀了一勺汤送到她嘴边。 


Root从未见过Shaw这么温柔地照顾一个人。她转头看了Shaw一眼,Shaw却似浑然不觉。她觉得Shaw至今没有发火,全是因为她还太虚弱。Root没说什么,只是笑着喝下了汤。Shaw避开她的目光,一言不发地继续喂她。若不是Root咳嗽时,她投来担忧的目光,她俨然只是一个专业的护理在照顾病人。Root知道她还在生闷气。 


比起之前,Shaw的脸庞更加瘦削了,她少了那份迷茫,却多了些沉郁。Root很高兴她已能分清模拟和现实。但同时她也看得出,自己诈死对Shaw的影响不小,她心中一阵愧疚。 


“Sorry Sam, this’s the only way to keep everyone alive.” Root打破了沉默,她紧盯着Shaw的眼睛,语气还是很虚弱。 


Shaw突然对上她歉疚的目光,愠怒地扬起眉毛 “Everyone?” 她可不认为这个计划下Root存活率会有多高。从她的身体状况来看,她能活下来更像是个意外。 


“Well, almost.” Root笑着歪了歪头,作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她在Shaw发作前解释道:“Trust me, that’s the best plan.” 


Shaw移开目光,沉声道:“I’m not angry with you about faking your own death.” 


Root紧盯着她,“Then what’s that?” 她琥珀般澄亮的眼睛如一个温柔的陷阱,不容Shaw移开眼去。 


Shaw神色一黯,沉默地凝视了她几秒,“You knew it at first. Whatever the deals you have made with the machine, you shouldn’t have done it alone.” 她想起Root瞒着她独自做了这一切就怒从心起。 


Root望着她,认命地笑了笑,“I just … want you to live.” Shaw活在这世间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Shaw眼眸中暗潮汹涌,她正色道:“Listen, Root, I know there’re many things we must have to do.” 她紧了紧搂住Root的左手,“But that doesn’t mean I can just let you go.” 她黑亮的瞳仁中露出坚定的神色。 


Root憔悴的脸迅速被一个欣喜的笑容点亮,她脉脉含情地看着Shaw,“I will never go.” 


她伸出右手搭在Shaw搂在她腰侧的左手上。Shaw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严肃的眼神下渐渐弥漫开若有若无的笑意。 


“Hope I didn’t interrupt any sessions.” 耳机中突然传来Fusco不合时宜的取笑。 


Shaw翻了个白眼,她竟忘了关通讯 “Lionel, I like you much more when you shut your mouth up.” 


Fusco嘿嘿笑了两声,接着说道:“Turns out that I don’t have the honor to take care of our Urban Legend today.” 


“Why?” Shaw舀了一勺汤,看着Root慢慢喝下。 


“Zoe has come by after I called her. Guess I should give them some sweet time.” 


“Thoughtful is a good habit.” Shaw猜想Reese现在应该情况不错。 


“So I am thinking of I can pay a visit to Ms. Cocoa puff.” Fusco坐进汽车里,只等她发来地址了。 


Shaw看了眼怀里的人说道:“People should keep their good habits, Lionel.” 


Fusco摇着头笑了笑,“Tell cocoa puff that I miss her.” 


Shaw一转头便对上Root好似看穿她心思的眼神。她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头舀了勺汤,“That was Lionel. He misses you.” 


Root笑了笑,“She told you two every things?” 


“Sort of.” Shaw忽然想起了什么 “It’s weird that no numbers have come up for so long.” 


“We haven’t run the irrelevant protocol formally.” Root摇了摇头,表示喝不下了, “We need to debug her first.” 


Shaw完全理解Root的谨慎。AI大战后,Shaw发现各方势力开始在暗中试探情况。而如今他们损兵折将,正是最脆弱的时候,经不起再一次折腾。 


“We?” Shaw见她说话仍是有气无力的,坚持要她再喝几口,“I believe your nerds team can handle it. And you just need to eat and sleep.” 虽然她心里清楚Root不会那么乖乖听话。 


Root笑着皱了皱眉,那样的话连Bear的生活都比她有趣。 最终Root还是争取到了每天一小会儿的工作时间,条件是每天10点半前必须睡觉。她说了一会儿话,已是十分疲倦。手术麻醉的药效渐渐退去,Root只觉伤口越来越疼,背后已沁出一层薄汗。 


Shaw察觉出她身子渐渐紧绷,忙伸手从床头的柜子上取来止疼药,喂她服下。 


“You must tell me if you feel unwell.” Shaw温言道。 


Root想说什么,但喉间一痒,又剧烈地呛咳起来。她一牵动肋下的伤口就疼得满头大汗,她一手按在肋下,一手紧抓着被单,咳得几乎喘不过气来。Shaw抱着她,只觉她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每一条神经都在颤动,每一寸筋骨都在受着煎熬。 


她忙用右手从前面扶住Root肩膀,左手为她抚背顺气。Shaw焦急地皱着眉头,不知还能怎样帮她,她后悔刚才让Root说了那么多话。 


Shaw将她小心地抱在怀里,好一会儿,Root终于停止了咳嗽。她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才缓缓睁开双眼。转头只见Shaw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担忧关切。 


她喘息着摇了摇头,“It’s funny.” 接着若无其事地笑道: “Hurting ribs and lung at the same time, it feels like Socratic Paradox②.” 她的神情就像刚刚发现了一行有趣的代码。 


Shaw愣了一秒,她在想如果自己再也不能出外勤,她能不能像Root这样若无其事地谈笑风生。答案多半是不能。 


她笑着扬起眉毛,警告道: “One more word, your laptop will be thrown out of the window.” 


Root笑了笑,疲倦地靠在Shaw怀里平复呼吸。止疼药还未起效,她每一次深呼吸都能感受到肋骨摩擦的疼痛。Shaw一手从前面环住她腰,一手拿过毛巾帮她擦汗,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 


Root安心地享受着她怀里的温暖,感受着Shaw的气息环绕着她,她甚至能感受到背后传来Shaw心脏的每一次搏动。 


Shaw将刚才和Dr. Saunders讨论的结果简略地解释了一番,但Root似乎不那么在乎。她靠在Shaw肩头,呼吸渐缓,发丝轻轻摩擦着她的脖颈。Shaw低头看她时,她已阖眼睡着了。Root胸膛微微起伏着,她脸色仍是那么惨淡,但精美的鼻尖下,那苍白的嘴唇已有了些血色。 


Shaw凝视着她恬静的睡颜,忽然心中一动,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啜吻。 


兴许是手术的缘故,Root躺在床上睡了很久,中途晕晕荡荡地醒来几次,Shaw便喂她服了些药和流食。当她从疼痛中完全清醒过来时,已是深夜。止疼药的药效越来越短了。 


Root在黑暗中搜寻了一番,Shaw躺在左边那张床上,已经睡熟了。 


疼痛一阵阵袭来。她尝试着挪了挪身体,发现没有预想的那么糟糕。Root抬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止疼药,右肘巧妙地用力半撑起身子,几乎没有牵动伤口。她靠在床头停了一会儿,正待伸手拿药时,一只手越过她头顶,将药拿了去。 


“Hurting again?” Shaw其实没有睡着,她只是闭着眼,默数着对面浅促的呼吸。当Root想起身拿药时,衣声悉窣立刻让她清醒。 


“Guess the efficacy has passed.” Root略带歉然地笑了笑,Shaw把她按回了床上。 


“You have taken too many pain pills today. Can’t take any more.” 她在黑暗中兑了杯温水,走回床边。 


Root无所谓地笑道:“It’s fine. My record is 7 pills.”,她服用止疼药向来没什么顾忌。Shaw稍稍托起她后脑,让她借着吸管喝了些温水。 


“Mine is 9.” Shaw得意地笑了笑, 随即敛色道:“But that’s not the point. I don’t want one more item of gastric perforation to be added in your medical record. Doc. Saunders is already suffering from your other entrails.” Root肋骨断裂,刺破了周围的脾脏,她体内完好的内脏所剩无几。 


“Then you have to give me some sleeping pills instead.” 她睁大眼睛无奈地看着Shaw。 


“No. Your heart can’t take it.” Shaw将杯子放回柜子上,伸手摸了摸Root额头,确认她没有发烧。 


“It seems gonna be a long night.” 又一阵疼痛袭来,Root紧闭双眼,尽力控制着呼吸。Shaw静静地站在那儿,Root知道她并不擅长安慰人。 


这时,她突然感到被子被掀开,自己被人往左边移了移。睁眼看时,Shaw已拉上被子,侧卧在她身边。Root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她虽忍受着疼痛,但眉梢嘴角尽是藏不住的笑意。她尝试着翻身侧卧,Shaw立刻伸手扶住她后背,帮她转身。 


两人面对面躺着。Root试图从疼痛中转移注意力, “I know Samaritan is very dead, but how’s Decima?” 德西玛的高级员工都懂得怎样隐藏于阴影中,她无法单从网络中得知这些人所有的行动。 


Shaw在追杀油漆工时曾留意过。政府急于掩盖真相,德西玛的低级员工一哄而散,但大多数高级员工被政府牢牢掌控着,只有凤毛麟角逃匿到国外后就销声匿迹了。因此除政府外,任何一方势力想得知Samaritan的具体情况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Shaw答道:“Don’t worry, our Atari has been buried deeply.” 


Root笑出了声,她呼吸变得略为急促,“Cute metaphor. But the urban legend③ finally gonna be discovered some day.” 


“Let the government worries about it.” Shaw不想让她太耗费心神,“Now, close your eyes.” 


Root却还是笑吟吟地看着她,“I believe watching your face is a better way to distract my attention.” 


Shaw取笑道:“A top killer can’t sleep in pain. I thought you quite enjoy such things.” 她嘴里这么说着,手却伸到Root衣衫下,小心地避开伤口,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左肋。Shaw突然想到她最难熬的第一周,自己没有陪在身边,漫漫黑夜中,Root是不是也像刚才那样,独自在疼痛中挣扎? 她想,如果自己做医生时会想到这么多,兴许就不会被开除了。 


Root感到左肋肌肤在Shaw来回的抚摩下一阵酥麻,疼痛似乎舒缓不少。“This top killer was barely sniped at.” Root不甘示弱地笑着,“I didn’t even involve in many gunfights before she found me.” Root做雇佣杀手的那段日子黑暗却轻松,她几乎不用露脸就能解决大部分的生意。除了刚出道那会儿,她很少让自己卷入正面冲突。 


“Of course. You just needed to sneak up and tase someone in the back.” Shaw一脸“早已领教过”的表情。 


Root想起她们不算友好的第一次见面,不由轻笑了一声,“But I do remember our first teaming up was perfect.” 她左手缓缓搭上Shaw的手臂,手指轻轻勾勒着她肌肉的线条。 


Shaw眼底笑意更浓,她嘲讽道:“If your “perfect” means mentioned about my father’s death after kidnapped me.” 


Root笑着皱了皱鼻子,“And your adorable right hook. I’ll say we’re even.” 


Shaw抬了抬眉毛,“After you executed this suicide counterattack plan without telling me? We’re far from that.” 


Root又低头咳了起来,Shaw往她身边移了移,柔声道:“Try to keep breath.” 她移开手掌,轻抚着Root后背,将她圈进自己怀里。好在她的咳嗽马上平复了,Shaw觉得这次手术效果不错,只要病情不再反复,两个月内就可以出院。 


Root抬起头来,目光流盼,“I’m glad to compensate, sweetie.” 中气不足仍不减损她声音奇异的诱惑力,“But as you see, I’m a bit tied at here. So if anything I can do to compensate you, I only can to do it on this bed.” 


Shaw的手移回肋下,她尽力控制着自己,手掌不敢稍稍用力,“You’ll regret to say that.” 她很想告诉Root,这个时候挑逗她是个很危险的行为,“And I’ll say that’s a bonus at most.” 


“Greedy.” Root靠近她的脸,笑道:“How about a top hacker, who will never leave you again, to be your personal tech support in the days to come?” 她说得很慢,注视着Shaw脸上的表情。 


Shaw微微皱着眉,“I’ve heard that before.” Root分别前的最后一句话在Shaw脑海里回响过无数次。 


Root见她目光中闪过一些复杂的神色,黑暗中她分不清那是什么。她握住Shaw抚摸她肋下的手,安慰道:“Sameen, maybe we have no way to go back,” 她盯着那黑亮的双眼, “but going forward isn’t a necessarily ending.” 


Shaw眨了眨眼,沉默了几秒,终于开口道:“Alright, I’ll settle for it.” 她眸中突然闪过动人的光彩,像星星从漆黑的苍穹掉落在她眼里,“But this top hacker has poor credit record, “the days to come” seems not fair to me.” 她嗓音低沉而坚定, “So I want the rest of her life.” 


Root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那琥珀般的眼睛温柔得要将人溺毙其中,“You have her pledge.” 


Shaw见她憔悴的脸上情意盈盈,眼波流动,说不出的性感魅惑。她感到一股暖流涌入体内,掌下Root身体渐渐发烫,她只觉再难自持。当Shaw微微靠近,忍不住想吻上Root那微张的唇瓣时,忽然想到了Dr. Saunders的忠告。 


她正犹豫间,Root突然吻了上来。Shaw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女人在这种身体状况下,还要和她争夺主动权。她右手滑到Root腰后,将她揽入怀中。Shaw吻得很轻柔,像一片羽毛落在湖面上晕开的涟漪,而Root却吻得辗转而缠绵,仿佛期待已久。 


Shaw在她气促前,停下了亲吻。她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You cheated.” 


Root喘了口气,目光描摹着Shaw嘴唇的线条,“You took so long.” 


-------------------------------------------------- 
① 《格林童话》中的《睡美人》 


② 苏格拉底悖论:“A:我只知道一件事,B:那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这里指A和B互相诱发,又互相抵触的感觉。 


③ 雅达利的“都市传说”于多年后被人们从地下挖掘出来,得到了证实。这里不得不提一句,POI的编剧在504选用“雅达利”作为台词,而不是“NES”等游戏机,除了因为雅达利老旧以外,编剧很可能通过雅达利暗示了小撒的最终命运。二者都曾雄霸一时,无人可及,而失败后,他们的庞大帝国都被一种耻辱的方式迅速掩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一下Atari当年的黑色传说。 




中文对白版 



这个高级疗养院设施齐备,Bear已被专人带去宠物看护间。不过Shaw最满意的还是这间病房。采光充足,宽敞整洁,窗外能看到整个后院。除房间内,每个可能的入口都安装有摄像头。她查过,这家疗养院早就被唐希尔旗下的空壳公司买了下来,而另一个空壳公司则买下了Reese那家,虽然医生护士们并不知情。 


Shaw坐在沙发上环视了一圈,矮几上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床头的柜子上放着止疼药、水和一些护理用具。她目光最后落在那张宽大的病床上。 


Root还没醒,棕色的卷发婉转地铺泻在枕头上,衬得一张脸苍白憔悴。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照着她鬓边耳角的茸毛。Shaw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只觉一切都美好得像个梦。Root毕竟活了下来,Shaw这么想着,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很慢。 


“我们的公主还没醒吗? 你可能漏了一步。” Fusco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他心情相当不错。 


“是什么?” Shaw不认为自己会犯什么医疗常识的错误。 


“当然是个吻,你从没读过《睡美人》吗?” Fusco真想看看Shaw现在的表情。而Shaw在想他真该庆幸自己揍不到他。 


“省掉你那愚蠢的幽默感吧,Reese怎么样了? ”她从TM那儿得知Reese也幸存后,就立刻通知了Fusco前去探望。 


“哦,他糟透了” Fusco颇有些幸灾乐祸,“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神奇小子捡回条命,你们这群疯子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这时,休整过后的Dr. Saunders在门口招了招手,Shaw立刻跟了出去。 


他虽和Shaw见面不久,但对于她和Ms. Clinton的关系,他已猜到了八分, “女士,我真高兴你终于找到了Ms. Clinton。” 


“请叫我Shaw。” Shaw的态度变得友好很多 “很感谢你的make up session (指额外补开的探讨会)。我知道你今天一定很累了。” 


Dr. Saunders不仅是业内数一数二的专家,还是个非常慈祥的老人。Shaw在手术后提出想尽快探讨Ms. Clinton的身体状况和治疗方案时,他尽管已十分疲倦,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两人讨论一番,Shaw已大致了解了情况。Root第一次醒来后,就开始利用每天为数不多的清醒时间,为AI大战暗中努力,这严重影响了她的恢复进程。而手术后的并发症也不容小觑,Shaw知道这段时间必须盯紧她。 


这时,私人护理Celine送来了Shaw要她去一家韩国料理店买的牛骨汤。 


Dr. Saunders微笑着问道: “还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谢谢,不用了。等会儿我只需告知她这次讨论的结果就行了。” Shaw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好的, Ms. Shaw。” 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道: “无意冒犯,但请不要让它演变成一个make out session(性爱场面),她还很虚弱。” 


Dr. Saunders回忆起两人见面时的情形,他觉得作为一个专业医生,很有必要提醒一下。 


Shaw愣了愣,尴尬地笑道:“我有分寸。” 


回到病房后,Root已经醒了。她笑意盈盈地看着Shaw走进来。 


Shaw将牛骨汤放到医疗矮桌上,看着她双眼问道: “感觉怎么样?” 


“不能更好了。” Root笑得更加灿烂。这是她第一次手术醒来后能看到Shaw陪在身边。 


Shaw小心翼翼地将她扶了起来,尽量不牵动她肋骨的伤口。Root想向前倾身,但微一用力,肋下便传来一阵疼痛,她屏息皱了皱眉。 


“很疼吗?” Shaw关切地看着她。 


“不算什么。” Root无所谓地笑了笑。 


她伤后本就虚弱乏力,肋骨断裂又使她双手活动受限,无法坐直,Shaw便让她靠在自己胸前。Root身体单薄,Shaw把她抱在怀里才发现,她几乎是瘦骨嶙峋。Shaw心中无由来地有些生气。她左手搂住Root腰部,右手掀开碗盖,自己先尝了一口,确认温度正好,才舀了一勺汤送到她嘴边。 


Root从未见过Shaw这么温柔地照顾一个人。她转头看了Shaw一眼,Shaw却似浑然不觉。她觉得Shaw至今没有发火,全是因为她还太虚弱。Root没说什么,只是笑着喝下了汤。Shaw避开她的目光,一言不发地继续喂她。若不是Root咳嗽时,她投来担忧的目光,她俨然只是一个专业的护理在照顾病人。Root知道她还在生闷气。 


比起之前,Shaw的脸庞更加瘦削了,她少了那份迷茫,却多了些沉郁。Root很高兴她已能分清模拟和现实。但同时她也看得出,自己诈死对Shaw的影响不小,她心中一阵愧疚。 


“抱歉Sam,这是让每个人活下来的唯一办法。” Root打破了沉默,她紧盯着Shaw的眼睛,语气还是很虚弱。 


Shaw突然对上她歉疚的目光,愠怒地扬起眉毛 “每个人?” 她可不认为这个计划下Root存活率会有多高。从她的身体状况来看,她能活下来更像是个意外。 


“Well,几乎上。” Root笑着歪了歪头,作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她在Shaw发作前解释道:“相信我,那是胜算最大的方案了。” 


Shaw移开目光,沉声道:“我不是为你诈死生气。” 


Root紧盯着她,“那为什么这种表情?” 她琥珀般澄亮的眼睛如一个温柔的陷阱,不容Shaw移开眼去。 


Shaw神色一黯,沉默地凝视了她几秒,“你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切。不管你和TM做了些什么协议,你都不该一个人去承担。” 她想起Root瞒着她独自做了这一切就怒从心起。 


Root望着她,认命地笑了笑,“我只是 …… 希望你能活着。” Shaw活在这世间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Shaw眼眸中暗潮汹涌,她正色道:“听好,Root,我知道我们有很多不得不做的事,” 她紧了紧搂住Root的左手,“但那不代表我可以放你离开。” 她黑亮的瞳仁中露出坚定的神色。 


Root憔悴的脸迅速被一个欣喜的笑容点亮,她脉脉含情地看着Shaw,“我永远不会离开。” 


她伸出右手搭在Shaw搂在她腰侧的左手上。Shaw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难以察觉的弧度,严肃的眼神下渐渐弥漫开若有若无的笑意。 


“希望我没影响到任何sessions (指前面的“make up session”和“make out session”)。” 耳机中突然传来Fusco不合时宜的取笑。 


Shaw翻了个白眼,她竟忘了关通讯 “Lionel, 我更喜欢你闭嘴的时候。” 


Fusco嘿嘿笑了两声,接着说道:“看来我今天没这个荣幸照顾咱们的都市传奇了。” 


“为什么?” Shaw舀了一勺汤,看着Root慢慢喝下。 


“Zoe 接到我电话后就来了。我想我应该给他们俩一些私人空间。” 


“体贴是个好习惯。” Shaw猜想Reese现在应该情况不错。 


“所以我就想着,可以来看看Ms. Cocoa puff了。” Fusco坐进汽车里,只等她发来地址了。 


Shaw看了眼怀里的人说道:“Lionel,人们应该保持他们的好习惯。” 


Fusco摇着头笑了笑,“告诉 cocoa puff我很想念她。” 


Shaw一转头便对上Root好似看穿她心思的眼神。她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头舀了勺汤,“是Lionel打来的,他很想念你。” 


Root笑了笑,“她将所有事都告诉你们两人了吗?” 


“差不多。” Shaw忽然想起了什么 “有些奇怪,这么久都没有一个号码。” 


“我们还没有正式运行无关协议。” Root摇了摇头,表示喝不下了, “我们需要先调试她。” 


Shaw完全理解Root的谨慎。AI大战后,Shaw发现各方势力开始在暗中试探情况。而如今他们损兵折将,正是最脆弱的时候,经不起再一次折腾。 


“我们?” Shaw见她说话仍是有气无力的,坚持要她再喝几口,“我相信你的黑客小分队能搞定。而你只需要吃和睡觉。” 虽然她心里清楚Root不会那么乖乖听话。 


Root笑着皱了皱眉,那样的话连Bear的生活都比她有趣。 最终Root还是争取到了每天一小会儿的工作时间,条件是每天10点半前必须睡觉。她说了一会儿话,已是十分疲倦。手术麻醉的药效渐渐退去,Root只觉伤口越来越疼,背后已沁出一层薄汗。 


Shaw察觉出她身子渐渐紧绷,忙伸手从床头的柜子上取来止疼药,喂她服下。 


“如果你感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Shaw温言道。 


Root想说什么,但喉间一痒,又剧烈地呛咳起来。她一牵动肋下的伤口就疼得满头大汗,她一手按在肋下,一手紧抓着被单,咳得几乎喘不过气来。Shaw抱着她,只觉她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每一条神经都在颤动,每一寸筋骨都在受着煎熬。 


她忙用右手从前面扶住Root肩膀,左手为她抚背顺气。Shaw焦急地皱着眉头,不知还能怎样帮她,她后悔刚才让Root说了那么多话。 


Shaw将她小心地抱在怀里,好一会儿,Root终于停止了咳嗽。她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才缓缓睁开双眼。转头只见Shaw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是担忧关切。 


她喘息着摇了摇头,“有趣。” 接着若无其事地笑道: “肋骨和肺部同时受伤,那感觉就像苏格拉底悖论①.” 她的神情就像刚刚发现了一行有趣的代码。 


Shaw愣了一秒,她在想如果自己再也不能出外勤,她能不能像Root这样若无其事地谈笑风生。答案多半是不能。 


她笑着扬起眉毛,警告道: “再多说一个字,你的笔记本电脑就会被扔出窗外。” 


Root笑了笑,疲倦地靠在Shaw怀里平复呼吸。止疼药还未起效,她每一次深呼吸都能感受到肋骨摩擦的疼痛。Shaw一手从前面环住她腰,一手拿过毛巾帮她擦汗,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 


Root安心地享受着她怀里的温暖,感受着Shaw的气息环绕着她,她甚至能感受到背后传来Shaw心脏的每一次搏动。 


Shaw将刚才和Dr. Saunders讨论的结果简略地解释了一番,但Root似乎不那么在乎。她靠在Shaw肩头,呼吸渐缓,发丝轻轻摩擦着她的脖颈。Shaw低头看她时,她已阖眼睡着了。Root胸膛微微起伏着,她脸色仍是那么惨淡,但精美的鼻尖下,那苍白的嘴唇已有了些血色。 


Shaw凝视着她恬静的睡颜,忽然心中一动,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啜吻。 


兴许是手术的缘故,Root躺在床上睡了很久,中途晕晕荡荡地醒来几次,Shaw便喂她服了些药和流食。当她从疼痛中完全清醒过来时,已是深夜。止疼药的药效越来越短了。 


Root在黑暗中搜寻了一番,Shaw躺在左边那张床上,已经睡熟了。 


疼痛一阵阵袭来。她尝试着挪了挪身体,发现没有预想的那么糟糕。Root抬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止疼药,右肘巧妙地用力半撑起身子,几乎没有牵动伤口。她靠在床头停了一会儿,正待伸手拿药时,一只手越过她头顶,将药拿了去。 


“又疼起来了吗?” Shaw其实没有睡着,她只是闭着眼,默数着对面浅促的呼吸。当Root想起身拿药时,衣声悉窣立刻让她清醒。 


“看来是止疼药的药效过了。” Root略带歉然地笑了笑,Shaw把她按回了床上。 


“你今天已经吃了太多止疼药,不能再吃了。” 她在黑暗中兑了杯温水,走回床边。 


Root无所谓地笑道:“没事的,我的最高记录是7片。”,她服用止疼药向来没什么顾忌。Shaw稍稍托起她后脑,让她借着吸管喝了些温水。 


“我的是9片。” Shaw得意地笑了笑, 随即敛色道:“不过那不是重点。我不想你的病历上再多一条胃出血。Doc. Saunders 已经为你其他内脏头疼不已了。” Root肋骨断裂,刺破了周围的脾脏,她体内完好的内脏所剩无几。 


“那么你得给我些安眠药了。” 她睁大眼睛无奈地看着Shaw。 


“不行,你的心脏受不了。” Shaw将杯子放回柜子上,伸手摸了摸Root额头,确认她没有发烧。 


“看来会是个漫长的夜晚啊。” 又一阵疼痛袭来,Root紧闭双眼,尽力控制着呼吸。Shaw静静地站在那儿,Root知道她并不擅长安慰人。 


这时,她突然感到被子被掀开,自己被人往左边移了移。睁眼看时,Shaw已拉上被子,侧卧在她身边。Root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她虽忍受着疼痛,但眉梢嘴角尽是藏不住的笑意。她尝试着翻身侧卧,Shaw立刻伸手扶住她后背,帮她转身。 


两人面对面躺着。Root试图从疼痛中转移注意力, “我知道Samaritan已经死透了,但Decima公司怎么样了?” 德西玛的高级员工都懂得怎样隐藏于阴影中,她无法单从网络中得知这些人所有的行动。 


Shaw在追杀油漆工时曾留意过。政府急于掩盖真相,德西玛的低级员工一哄而散,但大多数高级员工被政府牢牢掌控着,只有凤毛麟角逃匿到国外后就销声匿迹了。因此除政府外,任何一方势力想得知Samaritan的具体情况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Shaw答道:“别担心,我们的雅达利已经被深埋地下了。” 


Root笑出了声,她呼吸变得略为急促,“可爱的比喻。不过都市传说③总有一天会被被人发掘出来。” 


“让政府去操心这件事吧。” Shaw不想让她太耗费心神,“现在,闭上眼睛。” 


Root却还是笑吟吟地看着她,“我觉得看着你的脸是个更好的分散注意力的法子。” 


Shaw取笑道:“一个顶级杀手却疼得睡不了觉。我还以为你很享受这种事呢。” 她嘴里这么说着,手却伸到Root衣衫下,小心地避开伤口,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左肋。Shaw突然想到她最难熬的第一周,自己没有陪在身边,漫漫黑夜中,Root是不是也像刚才那样,独自在疼痛中挣扎? 她想,如果当初自己做医生时会想到这么多,兴许就不会被开除了。 


Root感到左肋肌肤在Shaw来回的抚摩下一阵酥麻,疼痛似乎舒缓不少。“这个顶级杀手可没怎么被狙击过。” Root不甘示弱地笑着,“在她找到我之前,我甚至没怎么卷入过枪战。” Root做雇佣杀手的那段日子黑暗却轻松,她几乎不用露脸就能解决大部分的生意。除了刚出道那会儿,她很少让自己卷入正面冲突。 


“当然了,你只需要偷偷地靠近,然后从背后电击某个人就行了。” Shaw一脸“早已领教过”的表情。 


Root想起她们不算友好的第一次见面,不由轻笑了一声,“不过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组队堪称完美。” 她左手缓缓搭上Shaw的手臂,手指轻轻勾勒着她肌肉的线条。 


Shaw眼底笑意更浓,她嘲讽道:“如果你的“完美”是指在绑架我之后又提起我父亲的死亡。” 


Root笑着皱了皱鼻子,“还有你可爱的右勾拳。看来我们扯平了。” 


Shaw抬了抬眉毛,“在你瞒着我执行完自杀式的反攻计划后?我们离扯平还差得远呢。” 


Root又低头咳了起来,Shaw往她身边移了移,柔声道:“试着控制呼吸。” 她移开手掌,轻抚着Root后背,将她圈进自己怀里。好在她的咳嗽马上平复了,Shaw觉得这次手术效果不错,只要病情不再反复,两个月内就可以出院。 


Root抬起头来,目光流盼,“我很乐意做出补偿,亲爱的。” 中气不足仍不减损她声音奇异的诱惑力,“但你看,我活动范围有限。所以我的任何补偿都只能在这张床上完成。” 


Shaw的手移回肋下,她尽力控制着自己,手掌不敢稍稍用力,“你会后悔这么说的。” 她很想告诉Root,这个时候挑逗她是个很危险的行为,“而且这顶多算是个红利。” 


“真贪心。” Root靠近她的脸,笑道:“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让一个永远不会再离开你的顶级黑客,做你的私人技术支援怎么样?” 她说得很慢,注视着Shaw脸上的表情。 


Shaw微微皱着眉,“这话我可听过一次。” Root分别前的最后一句话在Shaw脑海里回响过无数次。 


Root见她目光中闪过一些复杂的神色,黑暗中她分不清那是什么。她握住Shaw抚摸她肋下的手,安慰道:“Sameen,我们也许没办法回到过去,” 她盯着那黑亮的双眼, “但继续向前也许会有美好的结局。” 


Shaw眨了眨眼,沉默了几秒,终于开口道:“好吧,我勉强接受这个补偿。” 她眸中突然闪过动人的光彩,像星星从漆黑的苍穹掉落在她眼里,“但是这个黑客有不良的信用记录,“在未来的日子里”对我来说可不怎么划算。” 她嗓音低沉而坚定, “所以,我要她的整个后半生。” 


Root嘴角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那琥珀般的眼睛温柔得要将人溺毙其中,“她向你保证。” 


Shaw见她憔悴的脸上情意盈盈,眼波流动,说不出的性感魅惑。她感到一股暖流涌入体内,掌下Root身体渐渐发烫,她只觉再难自持。当Shaw微微靠近,忍不住想吻上Root那微张的唇瓣时,忽然想到了Dr. Saunders的忠告。 


她正犹豫间,Root却突然吻了上来。Shaw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女人在这种身体情况下,还要和她争主动权。她右手滑到Root腰后,将她揽入怀中。Shaw吻得很轻柔,像一片羽毛落在湖面上晕开的涟漪,而Root却吻得辗转而缠绵,仿佛期待已久。 


Shaw在她气促前,停下了亲吻。她眼中满是温柔的笑意,“你犯规。” 


Root喘了口气,目光描摹着Shaw嘴唇的线条,“是你花太久了。” 


-------------------------------------------------- 
① 苏格拉底悖论:“A:我只知道一件事,B:那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这里指A和B互相诱发,又互相抵触的感觉。 


② 雅达利的“都市传说”于多年后被人们从地下挖掘出来,得到了证实。这里不得不提一句,POI的编剧在504选用“雅达利”作为台词,而不是“NES”等游戏机,除了因为雅达利老旧以外,编剧很可能通过雅达利暗示了小撒的最终命运。二者都曾雄霸一时,无人可及,而失败后,他们的庞大帝国都被一种耻辱的方式迅速掩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了解一下Atari当年的黑色传说。 


【肖根】【正剧向】疯子(三)

说明:root又被疯女人调戏

前文:1  2  

——————————————

hanah!”沉睡中的棕发女人突然喊出了一个名字,声音里充满悲怆。

她惊醒了旁边趴在桌子上小睡的shaw。

Root有些梦魇,头不停地扭动着,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不过shaw可以肯定root做的梦绝对和自己刚才做的梦不一样,umm,美味的root。

不过她没有过多的回想,因为她发现root脸上布满了泪水。Shaw紧紧的握住了她修长的手。

不要上车,hanah,”root呓语道

shaw的胃猛然抽搐了一下。如果hanah没死,root是不是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磨难与痛苦,以root的能力,足以过体面的生活了。但自己或许就不会见到这个甩不掉的包袱,没有爱人,没有牵挂,没有人接收她的频率,die alone 好像也不错。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root正睁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shaw能看出她眼神所表达出的绝望与无助。

“一切都过去了,你现在有我。”shaw终于体会到心疼是什么感觉了

Root没有任何表示。半晌,她动了动嘴唇:“我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她刚才又梦见汉娜了。自从汉娜失踪,仇恨就占据了她的内心,每一天的学习与训练都只是为了复仇,从此她的世界里再没有温暖可言。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都是可以消除的代码。成功复仇以后,空虚挤走了仇恨,占据了她的内心,因为每一天都活在伪装之下。她发现对她来说,做杀手很容易,动动手指,说说假话,简单的很。她不想做一个魔鬼,但是既然已经堕落,那就摔死在深渊里吧。

你知道,我是个杀手。”root转头看向shaw,“有很多搭档问过我为什么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都能镇定自若的开玩笑。

其实我也想知道”,shaw虽然自己也是如此,但她是个二轴,而root之前只是个道德沦丧的普通人,她一定是有感觉的。

Root舔了舔唇,大大的眼睛转了几圈,大大的棕色眼眸里充满了挑逗

我以前没告诉你吗,在我们睡了7000多次之后?”root玩味的说。

你从来不和我说以前的事,只有一次,在你中枪之前,你说你找到了归宿。”Shaw其实不想再提及那天的事。


Root觉得这样的话似乎不会是自己说出来的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女人虽然可能神志不清,但她似乎有种魔力能让自己放下一切戒备。


其实我每一次都希望任务可以失败,如果有谁能够破坏我的计划并且朝我开几枪的话,我想我是会很感激他的,我一直都在期待那一天。”root云淡风轻的说。

我就是你等的那个人,但朝你开枪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事”,shaw冷冷的说,“你是我见过最纯粹的人,而你有全世界最美的灵魂。如果谁再伤害你,我一定不放过他,包括我自己。”

傻子也能听出来shaw近乎表白的话,更何况敏感如root。她发现自己现在体会到了20多年来从未体会到的放松与舒适,她又微微有些吃惊,自己竟然会对这个疯女人有好感,虽然她想问的有很多,但理智告诉她羁绊不是她这种人该有的。明天她必须走。

Shaw看着root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摇了摇头。

我的手要断了。”root指了指被手铐卡在床头上的手。

shaw出乎意料的打开了手铐。

好好休息,你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手也残了可是要影响我的下半生的。”shaw凑近了root,似笑非笑的说。

说实话,失忆的root似乎失去了调戏她的能力,这让shaw觉得很得意。

此话一出,root感觉脸上似乎有些充血。